李飛洋斬殺蕭冷狂的消息很快就在凌霄閣傳開瞭,各殿震動,他們似乎也沒有想到李飛洋竟然會這麼強,而寒冰宮等人回去之後,倒是死死的壓著消息,不讓弟子知道,畢竟那太丟人瞭,上門送人頭啊,但還是有些大膽的人將消息傳瞭出去,使得寒冰宮眾多弟子震驚,旋即轉為憤怒。殺瞭他們長老,這分明是打臉寒冰宮,一時間都隔空和凌霄閣喊話,要比試一場。對於這站在瞭東方神界頂端跺跺腳都令東方神界顫抖的勢力,卻有長老被殺瞭,這怎麼可能這麼輕描淡寫的過去,很快,寒冰宮便傳出消息來,要聯合各大宗門提前舉辦青龍會武。這本是各大門派弟子比試的盛會,能夠讓勝利的天驕揚名整個東方神界,素有戰神排名之說,雖然有些誇大,但也足以說明瞭各大勢力對其的看重。而這一次,各大頂尖勢力聯名,在弟子戰之上,加入瞭長老之戰,而且隻要求法則境初期修為修士參加。消息一放出來,東方神界再次顫動,法則境之戰勢必天地震動,令東方神界嘩然,不少人都已經知道是在針對李飛洋瞭,李飛洋的名字已經漸漸傳遍瞭東方神界的每個角落。這場比鬥凌霄閣如果退縮瞭,面子上也過不去,隻能答應。而眾人不僅僅在其中看到瞭寒冰宮和九玄教的堅硬態度,更有人看到瞭鳳族的影子,要知道李飛洋當初敢放出秦昊宇,已經算是得罪瞭鳳族瞭,一時間眾說風雲。而在凌霄閣中,也已經暗潮湧動。凌霄閣中,雷絕從胡奇的口中得到之前比試的消息,怒目圓睜憤怒不已,破口大罵:“廢物,又給鳴雷殿丟人,滾!”胡奇渾身顫抖,連連點頭連滾帶爬的滾瞭出去。此刻雷絕已經坐在瞭閣主的位置上,但是大殿之內隻有雄華殿和青鋒殿殿主在,其他的殿主皆是以各種理由拒絕到來,顯然他們還是擁護閣主凌風的。但是有雷林撐腰,他們也不能奈何雷絕,隻能當做沒看見,但是他們也不能真的對其他殿主怎麼樣,畢竟那是宗門的實力根基,如果將其他殿主都殺瞭,那麼損失的將是凌霄閣的整體實力。他們還是打算先留著,等到他們將凌風給拿下瞭,真正控制瞭凌霄閣,這些人就不得不聽從瞭。“閣主,對於青龍會武,不知道您有什麼安排。”說話之人乃是雄華殿雄展天,虎背熊腰,雙目鋒利如刀帶著一抹邪氣,一看就是個極難駕馭的人物,此刻正恭敬的對雷絕說道,倒不是真的敬畏,而是敬畏雷絕身後的太上長老雷林。在雄展天的身旁,還有一名男子,身軀挺拔,面如刀削,好似一柄利劍鋒芒畢露,透著鋒利,仿佛靠近他就會被劍氣所傷。他正是青鋒殿殿主青飛,雖淡然而立,但是眼中無時無刻流露出的鋒芒同樣在說明這是一個野心勃勃的人。三人都早已厭倦久居人下的生活,不然也不會聚在這裡。聽到雄展天的話,青飛也是目光一閃,對於青龍會武,他們也曾經歷過,一步步走來何嘗不熟悉,隻是沒想到今年會舉行法則境初期修士的會武。雷絕輕哼一聲,有些玩味的說道:“相信你們也聽說瞭,這是寒冰宮九玄教要找李飛洋報仇,甚至鳳族都活動起來。”說到這他露出一抹陰森的笑容:“可是他們都是沖著李飛洋來的,到時候長老就讓李飛洋一個人去就好瞭,我們可以多派一些弟子,去奪弟子戰的排名。”兩人皆是目光一閃,這招可是夠狠的,讓李飛洋一人去,就算是車輪戰,恐怕也得累死吧,除非李飛洋會放棄,但李飛洋又怎麼可能退縮。……而這時的李飛洋依舊在凝花殿指導兩個小丫頭修煉,同時也提升著自己的修為,隻是一入法則境,所需要的元氣浩如煙海,根本不是一時半刻就能成功的,哪怕他天賦強大,沒有一年半載恐怕也不可能突破,除非有機遇到來。正在這時,一道妖嬈風韻的身影款款走來,目光柔和中帶著絲絲歉意,兩個丫頭一看到來人急忙起身,肅然道:“參見殿主。”李飛洋一愣看向來人,正是凝花殿殿主走瞭過來直奔主題道:“李長老,你可知道青龍會武?”“那是什麼?”李飛洋微微皺眉。倒是一旁的小月和秦婷聽到後驚呼瞭出來:“青龍會武要舉行瞭嗎?”隻見殿主緩緩點頭,然後將青龍會武的事情和李飛洋大致說瞭一遍,然後道:“今年的青龍會武提前舉行瞭,就在一個月之後。”李飛洋點點頭,卻見殿主欲言又止,不由問道:“還有事?”隻見殿主輕聲嘆瞭一句,便將凌霄閣的決定告訴瞭李飛洋。“什麼?憑什麼隻讓我師傅去,那不是送死嗎?”一旁小月頓時不滿叫瞭起來,今年會有法則境比武已經讓他們很震驚瞭,沒想到凌霄閣竟然會做出這種卑鄙的事情來。“閣主這樣做,難道不怕引起眾怒嗎?”秦婷也是皺眉,這種事情太荒唐瞭,哪有宗門隻派一個長老前去的?殿主露出一抹無奈的笑容:“引起眾怒又如何,如今雷絕強行當殿主,已經引起不滿瞭,但是有太上長老撐腰,隻是不敢說出來罷瞭,哎,要是一直這樣下去,凌霄閣隻怕要出大事啊!”“你知道閣主去哪瞭嗎?”李飛洋皺眉問道,閣主指的當然是凌天的父親,這件事情本身就很奇怪,凌天的父親閣主當的好好的,怎麼會突然失去蹤跡瞭呢?卻見殿主也是搖搖頭表示不知道,看向李飛洋的目光有些歉意,是她強行將李飛洋拉來瞭凝花殿,如今卻沒有辦法保他,心中難免有些愧疚。李飛洋當然看出瞭她的無奈,但是他一路走來,又何曾懼怕過誰?哪怕是他一人去又如何,沒有法則境中期修士,就沒有人是他的對手,有神火空間翼在,他完全可以輕松秒殺同階武者。於是淡淡一笑道:“沒關系,我一人去足矣。”殿主深深的看瞭李飛洋一眼,沒有說話,轉身離開瞭,她到不是懷疑李飛洋的實力,之前的戰鬥他也聽說瞭,李飛洋確實很強,但是再強又怎麼可能經得起車輪戰呢。等到殿主離開之後,李飛洋才轉身看向小月和秦婷,故作嚴厲道:“你們也聽到瞭,青龍會武在即,趕緊修煉,突破穿越境巔峰,我就允許你們也去參加。”絕色校花的貼身高手小草莓app色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