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那個昏迷的噬魂族,霖雨有些不太確定的喊瞭一聲,“紫宸?”紫宸當然不會回應。其他人的表情,皆是一變,幾乎是下意識的,所有包圍波莉的人,都後退瞭一步。菲王子詫異的問道:“霖雨,你認識他?”霖雨公主沒有回應,而是快速向前,來到瞭紫宸面前。“真的是你!”霖雨有些吃驚,曾經的她在被封印的時候,可以通過馮玉澤看到外界發生的事情,也能聽到馮玉澤與其他人的對話,自然是認識紫宸的。而且紫宸身上的那道幸運之力,還是她故意留下的,算是替小妹還瞭一個人情。沒想到,竟然在這個時候看到瞭紫宸,而他身上的那道氣息竟然消失瞭,這是受瞭多麼重的傷,才會把皇族的氣息消耗一空?“他是如何受的傷?怎麼如此之重?”霖雨看向旁邊的波莉。此刻的波莉,很是激動,她沒想到公主竟然認識此人,趕忙說瞭事情的經過。菲王子站在旁邊,沉默不語,其實是有些尷尬的,畢竟先前是有些自以為是瞭。先前阻擋過波莉的幾位守衛,一個個都是無比的忐忑,不經意間又退瞭數步。“哦,他已經入瞭戰場,而且是重傷落入水中的?”霖雨公主聽完瞭波莉的敘述。波莉點頭,又有些焦急的說道:“請公主趕緊救他,再不救他會死的。”霖雨笑瞭起來,“死?既然我在這裡,他想死都不可能。”隻見霖雨紅唇輕啟,一顆圓珠出現,散發著奪目的光彩。“霖雨,不可!”猜到瞭霖雨的意圖,菲王子大聲制止。波莉也是震驚不已,公主竟然用自己的本命之力護他性命,二人的關系,絕對非比尋常。“我自有分寸。”那顆本命珠飛到紫宸的身旁,然後霖雨伸手輕輕一捏,紫宸張開瞭嘴,本命珠進入瞭紫宸的口中。菲王子的眼中,有瞭嫉妒之意。“走吧,先進去再說。”霖雨公主用能量托起紫宸,向著自己的車輦走去,“你叫什麼名字?”“啟稟公主,我叫波莉。”“你隨我一起入城。”“是!”霖雨帶著紫宸進入瞭車輦之中, 隊伍向著深處走去。波莉跟在隊伍後方,心中慶幸不已,幸虧自己又爭取瞭一下,要不然後果真是不堪設想。這是波莉第一次來到皇城,她被這裡的一切都給驚到瞭,眼中滿是驚奇。那個叫紫宸的獵魂人,生死已經不用考慮,畢竟公主用瞭她的本命丹來救他,那麼接下來她自然要把這裡好好看個遍,以便回去之後講給小夥伴們,好讓他們也羨慕一下。霖雨把獵魂人帶到瞭她的寢宮之中,其他人全部待在外面,這也包括菲王子。自從霖雨經歷磨難,煉心歸來之後,在皇金鱗一族名氣極大的菲王子,就時常來找霖雨公主,隻是每次都到寢宮之外止步,沒有踏入過一次。沒想到區區一個不知道來自哪裡的獵魂人,竟然有如此幸運。“菲陌,你怎麼在這裡?我姐姐呢?”一道帶著幾分疏遠的稚意聲音響瞭起來。菲陌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在皇金鱗一族,敢這麼叫他的,隻有一個人。回頭的菲陌,一臉笑意的說道:“霖雨公主剛剛回到寢宮。”“我姐姐都已經回去瞭,你還賴在這裡幹什麼?等著我們管飯?還是說你這個花花王子最近手頭拮據,都吃不上飯瞭?”一個穿著彩衣的小姑娘,站在瞭菲陌的面前,那稚嫩卻美麗的容顏上,天生帶著倨傲。菲陌臉上笑容不減,“小琳你說的這是什麼話,這不剛和公主回來,但是中途遇到瞭一個獵魂人,公主就把對方帶回去瞭。”“你說什麼?我姐姐把一位獵魂人帶到她的寢宮瞭?”霖琳公主的表情,發生瞭變化。菲陌點頭說道:“是啊,我們親眼所見,也不知道那個小子究竟是什麼人。”“一個男人!”霖琳的眼中有瞭怒意,轉身就向著寢宮走去。隻是前行十餘丈之後,她又回過頭來,狠狠的瞪瞭一眼菲陌。菲陌看著霖琳消失,他臉上的笑意這才漸漸斂去,他回頭看向波莉。對方依然好奇的看著四周。菲陌來到波莉近前,微笑道:“你叫什麼名字?”“回王子的話,我叫波莉。”波莉趕忙回答,語氣恭敬。“你覺得這裡怎麼樣?”菲陌問道。“回王子,這裡很好,好多東西我都沒有見過。”波莉興奮的說道,她是頭一次來,對一切都很好奇。“那你想不想留在這裡?”菲陌又問。“啊?”波莉愣瞭,有些不知所措。“不願意啊,好,有志氣,來人,把她給送出去!”菲陌斂去笑意,擺瞭擺手,立刻有人上前而來,用嚴厲的目光盯著波莉。“啊……哦……好的。”感受著來自侍衛身上的威壓,波莉不敢在此停留,隻能原路離開。期間侍衛一直跟著對方,名為守護實則是監視。看著離去的波莉,菲陌冷冷一笑,同樣離開瞭這裡。霖琳進入瞭寢宮,沿途並沒有人敢攔她。“姐姐,聽說你帶回來一個獵魂族的男人。”剛剛進入房間,霖琳便是喊瞭起來。“你這丫頭,生怕別人都不知道是嗎?要不要嗓門再大一些?讓父王和母後也聽到?”霖雨的聲音,從房間響起。“姐姐都不怕,我怕什麼?”霖琳直接走瞭進去,本是帶著怒意的她,在看到床榻上的那人之後,神情不禁一變。“是那個傢夥?他怎麼瞭?”霖琳上前而來,認出瞭紫宸,很是意外。“要不然呢?你把姐姐想成什麼瞭,姐姐豈能隨隨便便帶個人回來?”霖琳來到近前,看著昏睡過去的紫宸,確定對方沒有大礙之後,不禁哼瞭一聲,“這個傢夥看起來也不怎麼樣啊,竟然傷的這麼重,還真是丟人哩。嘻嘻。”霖雨看著她,“你似乎挺高興。”“當然高興瞭。”琳琳幸災樂禍的說道:“姐姐,你是不知道,他上次有多麼囂張,在我面前嘀咕瞭半天要吃掉我,今天這個慘兮兮的樣子,也是他咎由自取的。”接著,她回頭看著紫宸,沖著紫宸張開瞭嘴巴,露出瞭潔白的小虎牙,“吃掉你,吃掉你,我要吃掉你!”霖雨伸出玉手,輕輕點瞭一下霖琳的腦袋,“你這丫頭,別在這裡鬧瞭,讓他好好休息吧。”“我倒是好奇,究竟是誰把你打得這麼慘兮兮的,我一定要去好好的感謝他。”“吃掉你,吃掉你,就是要吃掉你,嘻嘻。”雷武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