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這帕子是那邊飛過來的。”陸嶺的貼身太監說道。陸嶺嘴角一挑,“大概是哪個宮女的吧。”畢竟這帕子做工確實糙瞭點,估計也不會是哪個妃子的東西。“王爺,要不……咱去看看?”這太監也跟著陸嶺好些年瞭,同樣也對他的終身大事很是操心。別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自傢王爺是真的不戀美色,王妃沒有就算瞭連個侍妾都沒有。陸嶺也閑著無聊,便點瞭點頭,手裡拿著塊帕子往桃林方向走去。剛走到桃林處,他就看到一個身量嬌小的姑娘在亭子裡趴著睡著瞭。陸嶺讓太監留在原地,自己走上去瞧瞭瞧。他把帕子放在蘭杏兒的眼前輕輕揮瞭揮,蘭杏兒隻覺得自己臉上有些癢癢的,便醒瞭過來。剛一睜眼她就看到瞭眼前的帕子,驚喜道:“哎呀,找到瞭啊!柳兒你可真能幹!”她把帕子接過來,卻發現眼前這隻手明明是男人的手。她微微一驚,抬起頭來,卻看到一個衣著華貴的男子站在那裡,臉上還帶著一抹笑。蘭杏兒起身後退瞭兩步,問:“公子,你是……?”陸嶺見她似乎有些緊張,便笑瞭一聲說道:“這帕子是你的?”“是啊……”蘭杏兒點瞭點頭,“剛剛不小心丟瞭,多謝公子替我尋回。”“你叫什麼名字,怎麼在這裡睡著瞭?”陸嶺覺得她挺有趣的,便笑問。“蘭杏兒……嗯?你問別人姓名的時候都不先自我介紹的嗎?”“蘭杏兒?難怪帕子上繡瞭蘭花。”陸嶺打量著她普通的穿著,更覺得她應該隻是個偷懶天真的小宮女瞭。於是他就笑道:“我是陸嶺。”“陸嶺?”蘭杏兒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想瞭一會兒才忽然驚道:“寧王?”陸嶺一挑眉,“正是本王。你是哪個宮裡的,本王見你甚是有趣,不如來我寧王府吧。”他也是難得說這樣調戲的話語,大概是被陸確秀恩愛受到瞭刺激,因此連畫風都有些不同瞭。蘭杏兒聞言卻是臉色一變,她雖然無心侍寢當皇妃,也想過以後偷偷出宮找個喜歡的男人嫁瞭。但眼前這位可是寧王,這太逾矩瞭。“寧王殿下自重。蘭杏兒已是陛下親封的貴人,此話還請寧王收回。”“貴人?”陸嶺蹙著眉微微一愣,他倒是知道陸確新晉的嬪妃除瞭一個修儀以外還有幾個貴人,這個蘭杏兒就是其中一個嗎?心裡莫名有些遺憾,陸嶺對自己也有些自嘲起來。一開始放在心裡的女子已經是皇兄的寵妃,並且深受愛重他自然不能做什麼。而如今又遇到一個有趣的女子,竟然還是皇兄的嬪妃……陸嶺隻覺得有些心塞,他微微嘆氣後退瞭一步,“抱歉,是本王逾越瞭。”他的語氣裡包含瞭太多失望,蘭杏兒忍不住抬頭看他。俊雅華貴的男子鎖著眉頭,讓人看瞭著實有些不忍,隻是……蘭杏兒垂下眼眸,掩藏瞭所有的情緒。柳兒回來的時候,隻看到蘭杏兒看著手裡的帕子正在出神。快穿之女配逆襲指南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