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大雨連綿不斷。葉羲站在山頂的瞭望小樓中,向遠處眺望。天空低合,烏沉沉的雲氣縹緲遊蕩,仿佛就在頭頂不遠處。風帶著大雨不停從四面吹進來,雨水滴答滴答的從葉羲的衣角滴落下來。經過幾個月暴雨,如今山谷外的積水已經很深瞭。因為這裡離大河近,盤踞在山谷外的水生生物要比小塗山的時候多很多,也強大許多。從這裡望下去,能看到一頭頭巨大猙獰的水獸在烏沉沉的水域翻滾,跳躍。這裡的水域沒有一刻是平靜的,經常有龐大的尾巴或節肢從水面翻攪而過,暗紅色的血花從水面暈染開來,然後一群史前水怪上去分食,爭鬥,再激烈交戰。烏雲下,有許多翼龍和大型鳥類在徘徊,一雙雙銳利的眼睛時刻盯著水面,一發現目標就從半空中俯沖下來,把自己埋入水中,捕捉水獸。有一隻巨大的遊隼盯住瞭位於瞭望小樓上的葉羲,烏金色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他,忽而一扇翅膀,長嘯一聲朝他沖來。葉羲抬頭看著越來越近的遊隼,表情不變,驟然對準它釋放出自己三級戰士的強大氣息。“唳——”那遊隼受驚,翅膀狂拍,在空中緊急剎車,然後慌慌張張地向後逃去。“嗚——嗤!嗚——嗤!”水域中有許多長頸恐龍把長長的脖子伸出水面,像鯨魚一樣地朝外噴氣。看著這些長頸水生恐龍,葉羲不禁想起曾經救過他一命的青皮長頸龍。也不知道它會不會去小塗山找他。還有那些章魚,是不是今年又去小塗山那裡趴著瞭。葉羲垂下眼睛,從瞭望小樓中一躍而下,跳到山頂後,再慢慢從山道走回山谷。山谷的草地上。一幫人聚在一起在草地上比鬥,氣氛熱烈,圍觀的人呼喊叫好聲不斷。傾盆大雨被他們完全忽略瞭。“莽!莽!莽!”“白藤白藤白藤!!”圍觀的人粗著脖子大吼,面紅耳赤的,各自為自己看好的戰士加油吶喊。但盡管氣氛熱烈,葉羲走過來的時候,最外圈圍觀的人還是立刻發現瞭,笑著打招呼,並且讓開一條道,讓葉羲進到最裡面。場中,一名峨蚜的壯漢和一名葉部落戰士,兩人正光著膀子,像兩頭公牛一樣在肉搏。“葉羲,你來啦!”錐他們立刻發現葉羲過來,興奮地拉著他說,“你猜他們兩個人誰能贏?”這兩名戰士都是二級戰士,是各自狩獵小隊的隊長,氣勢強大,招式老辣,已經你來我往地打瞭半個小時瞭。那峨蚜戰士莽身材魁梧強壯,猶如一頭狂暴的北極熊,鐵拳如炮彈一樣砸向對手。而葉部落戰士白藤相比之下就瘦削瞭許多,整個人像獵豹一般,銳利的眼睛緊盯對方,一發現破綻就狠狠地出擊。葉羲看瞭一會兒,說:“峨蚜的戰士吧。”“啊?為什麼。”錐聽這答案愣瞭愣,“白藤比莽更靈活啊。”正在這時,峨蚜戰士抓住時機突然咆哮一聲,整個人如同重型坦克,沖向對方,右肩狠狠撞向對方。那葉部落戰士右肩骨骼頓時斷裂,整個人倒退數步,噴出一口鮮血來。峨蚜戰士乘勝追擊,氣勢高漲,右臂肌肉隆起,拳頭如炮彈般砸向對方的腹部。就要砸到時,一隻白皙修長手無聲無息地出現,抓住瞭他的手腕。莽感覺手腕被一股巨力箍住瞭,根本無法掙脫,他愣瞭愣,看向來人。大大的鬥笠遮住瞭來人的輪廓,隻露出一個白皙而削尖的下巴,那人抬起頭來,露出一張清雋秀致的臉來。葉羲笑容溫和,聲音清越語帶調侃:“這一拳砸中,他可得在床上躺半個月瞭。”莽這才反應過來,發現原來葉部落戰士白藤已經被自己打得吐血瞭。葉羲放開他的手。莽日無措地站瞭一會兒,像做錯瞭事的小孩子走過去,囁嚅地問葉部落戰士:“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狂暴的猶如北極熊一樣的戰士,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好像一隻被針戳癟的玩具北極熊。白藤捂著肩膀笑得豪爽,毫無芥蒂地握拳錘瞭一下他的肩:“說對不起就是看不起我瞭啊!”莽嘿嘿地笑,為葉部落的人沒有生氣而感到高興。“莽!莽!莽……”周圍的人突然大聲吶喊莽的名字,這一刻不論是葉部落人還是塗山人,都大聲吶喊起來,為莽喝彩。站在一旁輸瞭的白藤也真心為莽喝彩。雨季漫長,雖然山谷沒有被水淹,活動范圍也大,但無法外出狩獵,終究還是有些無聊,所以山谷裡的人時不時地比鬥一場。而且往往比試過後,雙方感情會更好。但別以為山谷就很安逸瞭。有許多兩棲類的水獸巨蟲曾攻擊過山谷,甚至有一隻蠻種兇禽飛過山谷,企圖霸占這塊風水寶地。還是三個部落齊心協力才把它驅趕走。眾人三三兩兩的散去。因為差不多到瞭晚飯時間瞭。大雨中,葉羲赤著腳往農田的方向走。身邊錐和貂跟瞭上來,錐一路嘰嘰喳喳地追問葉羲:“葉羲葉羲,為什麼你看出會是峨蚜的戰士贏呢?”雨水不停地從帽簷滴落,葉羲回答道:“因為他的力氣更大,耐力也更足,打瞭這麼久,白藤已經有些疲憊瞭。如果被莽抓住機會,隻需一擊,那白藤就會重傷。”“哦,原來是這樣。”錐喃喃自語道,“原來身手靈活還是沒有力氣大好使嗎,那我是不是也該增強自己的力氣呢?”另一邊的貂也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葉羲笑瞭:“別瞎想瞭,不是因為靈活敵不過力量,而是白藤的身手不到傢,如果他更敏捷些,莽根本打不到他,隻會被他追著打。”農田邊。葉羲摘瞭些新鮮的蔬菜,打算做成晚飯吃。前段時間葉羲讓大傢一起挖瞭幾條排水溝渠,避免農田積水。所以雖然是雨季,農田裡的植物依然長勢不錯,綠油油的。葉羲回到自己的石屋,用獸皮擦幹凈身上的雨水,準備做晚飯。錐和貂不要臉的過來蹭吃的。過瞭一會兒,烏木和單葉也結伴過來瞭,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厲害瞭我的原始人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