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沐雲軒快速的閉上眼睛,沒想到這噬魂鈴這麼厲害,難怪齊兒會被罰面壁思過和一個月不許吃肉,連他都會被這噬魂鈴控制,可想而知,天下沒有幾人能抵擋得住。很快,蘇齊邊停止瞭搖噬魂鈴。沐雲軒猛的睜開眼眸,隻見金針處,一條黑色的蟲子爬瞭出來,就像破繭而出一樣,穿透蘇紫陌的皮膚。蘇紫陌痛得緊閉著雙眼,漂亮的眉心緊蹙著。沐雲軒緊握著她的手,想給她一些支撐,心裡隻恨自己不能替他痛。等到噬魂蠱整條的出來以後,蘇齊快速的拔出金針,又熏瞭一點藥水,直接刺在噬心蠱上。瞬間,噬心蠱變成瞭一陣白煙,消失在瞭蘇紫陌的手中。而蘇紫陌身體裡的疼痛也在慢慢的減退,蘇紫陌強撐著眼眸,欣慰的看瞭自己的兒子一眼,還好有齊兒在,要不然這痛不欲生的感覺會讓她想自殺的。松懈下來,她隻感覺好累,好想好好的睡一覺。“娘親,噬魂蠱已經解瞭,娘親快把這粒丹藥吃下去,很快就不會痛瞭。”蘇齊把丹藥放進蘇紫陌的嘴裡。“唔……。”蘇紫陌皺瞭皺眉頭,差點把丹藥吐瞭出來。“好苦。”蘇紫陌敢肯定,這是她吃過的最苦的丹藥。“娘子,快,喝口水就不苦瞭。”聽到蘇紫陌說苦,沐雲軒快速的倒瞭一杯水過來。喝瞭一口水以後,蘇紫陌嘴裡雖然還在苦,可是比剛才好多瞭。蘇齊一看,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揚起瞭燦爛的笑容。“爹爹,你可以放松些瞭,娘親沒事瞭。”蘇齊看著一臉緊張娘親的爹爹,心裡別提多開心,再過不久,他們一傢四口就能團圓瞭。蘇紫陌撐起身子,斜靠在被褥上,真是不敢想象,剛剛的痛,她真的忍到瞭極限瞭,要是著噬心蠱入瞭心脈,那真的是痛不欲生。“兒子,謝謝你!娘親舒服多瞭,不過……。”“不過什麼?”蘇齊心裡懸得緊,娘親不會是還要他去面壁吧!蘇齊心裡苦不堪言,心比娘親剛剛吃的那顆丹藥還要苦。“你是不是為瞭報復娘親懲罰你,故意讓娘親吃苦丹藥啊!”蘇紫陌一臉怪異的看著自己的兒子,雖然她有那麼一點點想捉弄兒子的意思?蘇齊瞬間一臉被冤枉的模樣,跨著小臉,有些欲哭無淚的看著自己的娘親,他冤枉死瞭好不好!“娘親,齊兒被你冤枉得不要不要的瞭,那個是百毒草煉制的丹藥,奇苦無比,但是是制蠱毒最好的丹藥瞭,齊兒用瞭進半年的時間才煉制出瞭三顆,就是上次奶奶中蠱的時候,齊兒給奶奶吃的都是另一種解蠱毒的丹藥,娘親,不是所有的丹藥都是入口即化,香甜可口的。”蘇齊急急的解釋到,不知道原因的還以為他要毒死他老娘呢?他蘇齊冤枉啊!他心疼娘親都來不及,怎麼報復娘親瞭,某小孩的一顆真心被傷害得不要不要的。“哦!”蘇紫陌煞有其事的點瞭點頭,恣意動人,雖然她的體質很適合煉丹,可是傢裡有一個天才煉丹師的兒子,蘇紫陌便自動忽略瞭,對於她來說,她更喜歡修煉。“哪裡回去面壁思過去吧!”蘇紫陌可不會因為兒子救瞭自己一名就把懲罰的事情給忘記瞭。“啊!”蘇齊聳拉著雙肩,一臉哭喪,大大的眼眸祈求的看瞭看自己的爹爹。想讓爹爹幫他勸勸娘親。可是話到嘴邊,他又沒有說出來。要是爹爹幫他說話,娘親會更加罰得重的。“爹爹,你好好照顧娘親吧!這幾天,你可要寸步不離的跟著娘親,就是睡覺你們也可以在一張床榻上睡,因為娘親這幾天可能會有後遺癥,蠱毒不能完全清除,娘親會出現隨時暈倒的情況。”蘇齊大大的眼眸狡猾的轉瞭轉。他也給娘親和爹爹找點事情做做,也培養一下娘親和爹爹的感覺。“放心吧!爹爹這一次一定會照顧好你娘親的。”沐雲軒給兒子投去瞭感激的眼神,他很明白兒子的意思。蘇紫陌睫毛顫動瞭一下,瞪瞭一眼還沒來得及收回眼神的沐雲軒。沐雲軒瞬間有一種被當場抓包的感覺。不過自始至終,精美的唇角都泛著驚艷絕絕的笑意,那長而翹的睫毛,因笑而輕輕顫動著,好看的緊。蘇紫陌冷眼看穿兒子的詭計,眼底隱隱約約散發著怒意。這個小叛徒,這是想把他老娘給賣瞭嗎?什麼他們可以睡在一張床榻上,他一個小孩子連這些都懂的話,蘇紫陌覺得自己的兒子真的是太早熟瞭一點。“那齊兒走瞭。”蘇齊一步三回頭的看著自己的娘親,真的希望娘親喊他回來。可是讓他失望的是,蘇紫陌壓根就不理會他,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蘇齊隻能傷心的認命的往門口走去瞭。“娘子,你要不要睡一會?”沐雲軒溫柔的語氣在加上那一臉柔情。讓蘇紫陌心頭顫瞭顫。這丫的就是天生招蜂引蝶的禍害。“我睡一會,你如果有事就先回去吧!”蘇紫陌輕輕躺下,磕上瞭美眸,她真的需要好好的睡一覺。也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自己在沐雲軒的面前,做事越來越不自然,這種感覺讓她很懊惱,而且,她心裡完全明白這種感覺預示著什麼?而且在做事情之前,她還得考慮一下沐雲軒的感受。這樣的心情讓她更加的不爽。“那我守著娘子,娘子放心睡就好!”沐雲軒柔柔的笑看著她,心裡充滿信心,他一定會讓她愛上他的。也許是因為太累,還是因為沐雲軒的話,蘇紫陌很快就進入瞭夢香。蘇齊出去的時候,特意去正廳交代瞭一下,告訴大傢娘親已經沒事瞭,正在休息,讓他們不要過去打擾,這說來說去,蘇齊都是在幫助自己的爹爹。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來瞭,比如說蘇櫟和蘇馨。慕容邵峰苦澀一笑,就連齊兒都幫著沐雲軒。沐雲軒,天底下的好事都叫你給占盡瞭。夜色慢慢降臨,去刑部的蘇紫念和蘇清絕也回來瞭。他們這一告,解冷嬋以殺人的罪名被刑部的人帶走,畢竟的蘇紫雲在大街上親口說出來的,而且柯大人當時就在場。解傢實力在大,也不敢阻攔刑部抓人。兄妹兩人回來之後,來沐雲軒看瞭蘇紫陌,看到沐雲軒在,也沒有多說,坐瞭一會便離開瞭。蘇紫陌實在太累瞭,蘇清絕和蘇紫念走瞭以後,她很快就沉睡過去。沐雲軒坐到床榻邊,靜靜的守著她,唇角泛著溫柔的笑意,那笑意帶著無限的寵溺,睡著瞭的她,沒有白日裡的張牙舞爪,給人一種寧靜的美好!他的目光劃過她蝴蝶微憩般的睫毛,紅潤如海棠唇,最後落在不慎裸露在外的香肩,他眼眸越發的深邃。在他額頭上輕輕落下一吻,沐雲軒這才有機會看看她的房間。房間裝飾得很典雅,很溫馨,有傢的感覺,沐雲軒很喜歡這裡。他起身,走到靠窗邊的書桌上。上邊堆著很厚的一踏白紙,上邊畫著線條流暢的圖紙,紙就如那日他在醉君樓裡看到的一樣。沐雲軒隨意的翻動瞭幾頁看看。每看一張,眼眸便深邃瞭幾分,最後是驚訝!是震驚!這些白紙上畫出來的是一些成衣設計圖和造紙術設計圖,還有一些珠寶首飾設計圖,每一張上的作品都很獨特。沐雲軒回頭看瞭看正在熟睡的人兒,難怪他想和自己比試一番,照這樣看來,他的娘子真的是有備而來的,她的才華真的是難得一見,這樣一來,他對她就更加的感興趣瞭。“娘子,咱們拭目以待,為夫一定要把那個大驚喜給贏回來。”轉身,又往出床榻邊走去。蘇紫陌睡得原本睡眠淺,可能今天有沐雲軒在,她睡得格外的沉。“咚咚……!”聽到敲門聲,沐雲軒眉頭輕皺,看瞭看床上的人兒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那蹙著的眉頭才舒展開。“進來。”沐雲軒輕聲喊道。青蓮進來,看著蘇紫陌還在睡著,眉頭輕攏。但還是開口說道:“聖主,蘇太傅過來瞭,要見莊主。”“不見,讓他回去。”一聽,沐雲軒自然知道那蘇魏晨是來幹什麼的?“聖主,那蘇大人看起來很急,他說今天非要見到莊主不可。”“讓他滾!”看著床榻上的人兒有轉醒的跡象,沐雲軒眼底蘊溫著怒氣。-本章完結-冥婚,棄婦娘親之傢有三寶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