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一傢人,什麼同族,此刻被完全丟棄。最主要的是,易傢支脈的門主也到瞭,此刻,抱著自己兒子的遺體,正在悲痛哭泣,而易山就跪在一旁,不斷的哭訴自己的“所見所聞”。易傢支脈的門主,是一個老人,頭發花白,一張臉上充滿瞭威嚴,不過,此刻卻在哭泣,一雙眸子之中,充滿瞭血色。“都是那個該死的易陽,如果不是易陽的話,我們少門主也不會受傷,整個最後也不會落得這個下場!”易山的臉上充滿瞭陰沉的神色,開口道。事實上,他很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說話的時候,不敢與易傢支脈門主的目光對視。“易玄門主,有人找您!”外面傳來瞭一個聲音。這個房間之中,隻有易傢支脈的門主易玄,還有易山在跪坐,一旁已經死不瞑目的少門主,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前面,隱約之中,易山感覺這是在看向自己的。放下瞭自己懷中的兒子,易玄的臉上出現瞭一些陰冷的神色,擦瞭一把眼淚,緩緩的站起來,蒼老的臉上皺紋縱橫,但是依舊還是很威嚴。“什麼人?”易玄開口,聲音也有些嚴肅,不過隱約之中帶著一些悲痛。自己的兒子雖然已到中年,但是還沒有結婚,也沒有後代,自己也隻有這樣一個兒子,沒有想到,居然會淪落到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結果。外面的人似乎聽出瞭易玄的悲痛,緩緩的開口道:“是宗志龍,他從守護之地走出來瞭!”易玄一怔,皺起眉頭,若有所思的開口道:“好像這兩天宗志龍一直都沒有人影吧!”“是,好像說是下來做什麼事情!”外面的人開口道。易玄點點頭,渾濁的老嚴上出現瞭一些陰冷,龍行虎步的走出來,但是卻看到不遠處那些易傢的人,臉色有幾分陰沉。“先把易山關起來吧,讓他來收編易傢,這麼一點點的小事,居然都做不好,還將少門主的命搭在瞭這裡,之後辦清瞭事情,再來懲罰他!”易玄的話,讓那個中年男子點點頭,一雙眸子陰狠的看瞭裡面的易山一眼。宗志龍早已經在外面等待瞭,看到易玄走出來,一張臉上瞬間出現瞭一些悲痛的神色,一雙眼睛擠出來瞭幾滴淚花,開口道:“易兄,我都知道瞭,您節哀啊!”易玄點點頭,一雙眼睛之中,閃動著一些復雜的神色。“你來這裡做什麼,難道不需要去看守守護之地?”易玄的話,讓宗志龍的心頭隱約出現瞭一些殺意,不過眼中卻沒有任何的表現。“我正在這附近,聽說正在收編易傢,就過來看瞭看,之後就離開瞭,但是沒有想到,就在這附近酒店住著,就得到瞭少門主的消息!”宗志龍開口,聲音變得憤怒瞭起來,開口道:“那個該死的易陽,要不是他的話,少門主也不會慘死,而且聽說少門主慘死的時候,易陽的長輩還來到瞭這裡搗亂,聲東擊西!”易玄那一張老臉的臉色變得陰冷無比,一雙眸子帶著幾分陰沉,緩緩的開口道:“易傢拿到手,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殺瞭易陽!”“放心吧,易兄,我親自出手,去幫你殺易陽!”宗志龍的臉上出現瞭一些陰冷的神色,開口道。對於他來說,殺得瞭易陽,與殺不瞭易陽,都是一件對自己很好的事情。殺瞭易陽,可以封口瞭。殺不瞭易陽,同樣可以禍水東引,將所有的過錯,全都歸結到易傢支脈的身上,到時候看著易陽與易傢支脈針鋒相對,他就可以漁翁得利瞭。想到這裡,宗志龍就為自己的明智感覺到興奮。“你真的願意幫我出手?”易玄皺起眉頭,開口道。“易兄,您這是什麼話?當年的事情,我早就想開瞭,而且,你現在要處理易傢的事情,不能去那個地方,我親自去幫你辦這件事情,其他的人你應該也不會放心吧!”宗志龍開口,那一張臉上出現瞭一些凝重的神色。“多謝你瞭,如果真的能夠取瞭易陽的首級來,你就是我易玄的恩人!”易玄那蒼老的臉色,出現瞭一些陰冷的神色,狠狠的開口道。“放心吧,我先告辭,很快就會有好消息傳來的!”宗志龍開口道,眼神之中,帶上瞭一些陰沉。看著宗志龍轉身離開,那身體被黑夜的陰暗吞噬,易玄卻瞇起雙眼,眼底閃過瞭一些陰冷。“門主,他值得信任嗎,別到時候……”一旁的一個中年男子開口,皺起眉頭,看向易玄。這是易傢支脈的執法隊的人,此刻的臉上充滿瞭陰冷的神色,開口道。對於宗志龍這個外姓人,他實在是談不上信任。易玄揮揮手,開口道:“讓兩個可以信任的人,機靈點,跟著他,不要被他發現!”那個中年男子瞬間反應瞭過來,點點頭,迅速離開瞭這裡。易玄瞇起雙眼,眼底閃爍著陰沉:“宗志龍,你的嫌疑,最大,真的以為我會相信你嗎?易山,應該也知道一些什麼,不過,現在還不是說那些的事情,那些可以晚一些再說,先將易陽拿下再說吧!”現在左右無人,如果有人的話,肯定會被他這驚人的言論給嚇到的。畢竟,自己的兒子死瞭,絕瞭後,不想怎麼給兒子報仇,反而是想要利用這件事情,先將礙眼,難以去除的人給殺瞭,這種事情,一般人可做不出來。“雖說我兒子的死,兇手應該不會是你,不過既然你敢對我的兒子出手,現在他死瞭,你也脫不瞭關系瞭,必須付出代價,易傢與陸傢生下來的小孽畜,果然就像是祖訓之中說的那樣,天生不純,禍害人間!”看著遠方的陰雲,易玄那一張老臉,變得越來越猙獰瞭起來,一雙眸子也陰冷無比,充滿瞭殺意。對於祖訓,他莫名的堅持,易傢與陸傢之間的關系,永遠都是敵對的。而在他們這個易傢支脈之中,也曾經出現過易傢與陸傢之間的“叛徒”,背叛瞭祖訓,之後也被他處理瞭。對於背叛瞭祖訓的人,易玄從來沒有任何的猶豫,而易陽,則更加是他的眼中釘,肉中刺。絕品透視小神醫鲍鱼直播app资料大全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