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賊城三公子,小孩子的把戲而已!”坐在一旁的姚冬聽瞭,不禁直搖頭起來,顯然對這些紈絝子弟很看不上眼。“先生您這話可就錯瞭,這地賊城三公子,雖然身無官職,但影響卻不小,就底下這位蔣少遊,聽說就和賓先生關系不錯,而且西市的不少店鋪,都是他的產業,手下更是有一支不小的船隊,專門做押運的生意!”田船主道。“哦,這倒是有些意外,那麼另外兩個所謂公子呢?”姚冬問道。田船主立刻答道:“另外兩個人,一個就是剛才被打跑的那個人的兄長,地賊城右同知關亮的兒子,名叫關正,此人當初進入過一個叫做太妙堂的地方修煉過,雖然不知道這太妙堂是個什麼地方,但應該不凡,並且一從那個太妙堂回來之後,就打敗瞭另外一位公子,隨後又和曾傢搭上關系,傳聞還打算和曾傢一位小姐要定親,不過到底如何,還沒有結果。”“那最後一位公子呢?”林皓明問道。“最後一位公子,名叫袁成禮,是三人之中年紀最小的,其叔父是戶房主事袁穆清,因為袁穆清沒有子嗣,所以雖然是叔侄關系,但實際上一直把袁成禮當做親生骨肉看待,而此人和兩外兩位公子都有些不同,是個兵癡,從小就喜歡研讀兵書,之前所說的,被關正打敗,就是他主動找上關正的,至於到底怎麼敗瞭,我不清楚,好像還和排兵佈陣有關系,隻是那關正實在厲害!”田船主把瞭解的都說瞭出來。就在聽完這三大公子的事情,林皓明發現,那位蔣少遊,不但沒有重新回到畫舫之中,反而朝著望月樓走過來瞭,並且一路直接走到瞭五樓。在近距離仔細打量這個紈絝公子,發現此人長相倒是很不錯,雖然皮膚黑瞭一些,但更顯其英武。此時這位有名的公子朝著五樓一眾在座的客人掃過一遍之後,朝著眾人一共手道:“各位用膳的朋友,少遊在此有個不情之請,在下想要包下這五樓,諸位若是吃的差不多的,本公子提您結賬,若是還沒有吃的,還請屈尊到四樓去,當然,本公子也一樣替您結賬瞭!”林皓明一聽這話,不禁感到有些好笑,多少年自己沒遇上這樣狗血的事情,今兒個算是碰上瞭。“老爺,你看?”見此,七娘立刻湊過來問瞭一下。“雖然他不知道我身份,但他爹都算我下屬,豈有我讓他之禮,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劉開去把人打發瞭,別破壞氣氛!”林皓明淡淡吩咐道。“是,大人!”劉開雖然在旁邊一桌,但一直註意林皓明,見他吩咐,立刻起身朝著那蔣少遊走去。蔣少遊在說出那些話之後,一些人已經紛紛起身,畢竟他們也知道這位公子的身份,不想要得罪他,而且能白吃白喝,反而賺瞭。劉開走過來,他們隻當是打算離開的人,可沒想到走到他跟前,就停瞭下來,隨後道:“我傢老爺在這裡用飯,你去包四層吧!”蔣少遊一聽這話,頓時也愣住瞭,一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好一會兒之後,這才回過神道:“你在跟我說話?”“廢話,不是跟你說話,是跟誰說?”劉開望著一臉錯愕的蔣少遊,沒給一點好眼色。“小子,看你穿著打扮和說話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吧?”一旁一人見此,不等蔣少遊再開口,已經質問起來。“不是本地人又如何?”劉開譏諷道。那人跟著自傲道:“不是本地人也不怪你沒聽說過蔣公子的名號,我傢少爺是吏方主事蔣大人的公子,這西市大佬賓先生的兄弟,那邊是你傢老爺,人倒是不少,你不清楚可以回去告訴你傢老爺,我想他會知道怎麼做的!”“不好意思,我傢老爺……”見對方如此,因為有林皓明叮囑,劉開也不想動手,正打算把林皓明的身份告訴他們,讓他們知難而退,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下面傳來一個少女詢問的聲音。“蔣公子,怎麼樣瞭?人都請走瞭沒有?小姐等著我回話!”“你去通知小姐過來吧,這裡的人馬上就會都離開的!”蔣少遊不管劉開還在直接如此回應瞭。“好!”少女聽瞭,沒有走到樓上就又下去瞭。見此,劉開不禁皺起瞭眉頭,跟著有些惱怒道:“閣下有些目中無人瞭吧!誰說要都走的?”“嗯?你怎麼還在這裡,還不快去回報你傢老爺!”蔣少遊身邊那人聽到這話,也有些惱火起來。劉開見這麼一個狗腿子也敢對自己耍狠,冷哼瞭一聲道:“我傢大人是什麼身份,就算是蔣天清來瞭,都要給我傢大人讓道,就憑你的一個紈絝子弟,真是笑話!”“你說什麼?”那人聽瞭一時間有些傻眼。蔣少遊剛才還沉寂在那位小姐那邊,如今聽到這話,頓時也是一愣,隨後拍瞭拍身邊之人肩膀,讓其不要說話,自己看瞭看林皓明那邊,朝著劉開問道:“不知道你傢大人到底什麼身份?”“我傢大人是你父親未來的上司!”劉開沒有直說,但也等於告訴他瞭。蔣少遊畢竟不是真的白癡,聽到之後頓時露出瞭驚訝之色,隨後道:“是林……林同知?”“你心裡明白就好!”劉開冷冷道。“我……在下能否拜見林大人?之前是在下失禮瞭!”蔣少遊立刻收起瞭一直顯露的紈絝樣子,瞬間嚴肅起來,仿佛成為瞭貴公子一般,甚至面對劉開,姿態都放的很低。劉開見此,倒是有些佩服這小子能屈能伸,隻是他的要求自己可做不瞭主,於是道:“你等著,我去問問大人!”雖然劉開走過來匯報,但以林皓明的實力,自然一切都聽在耳朵裡,等他走到跟前的時候,還是答應道:“讓他過來吧!”“是!”劉開見林皓明同意瞭,回頭立刻走到蔣少遊跟前,告訴他林皓明同意見他。蔣少遊見林皓明願意見自己,心中也頓時一陣欣喜,可就在他快走到林皓明跟前的時候,身後傳來瞭有人上樓梯的聲音。此刻的蔣少遊不但沒有回頭,反而鄭重的朝著林皓明行瞭一禮,而林皓明卻見到,一名素雅打扮的女子,在一個抱著古琴的綠衣少女陪伴之下,出現在瞭樓梯口。魔門敗類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