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林皓明一下子震住,好一會兒關亮這才反應過來,跟著道:“林皓明,我不跟說這些,現在你跟我去城主府,我們一起找燕城主說理。”林皓明看關亮如此,心中也不禁冷笑起來,此人果然也是那種庸碌之輩,不敢對自己如何,隻會拉大旗。林皓明知道,早晚要面對燕雨燕,所以並不會拒絕,而身上的氣勢也立刻收斂起來,微笑著望著對方道:“關大人,這件事你就算不說,我也會立刻去見城主大人的,一個刑房主事,竟然可能和金鳳幫勾結,這樣的事情,一定要徹查清楚,等我寫好這份奏報,我們一起去!”見到林皓明一會兒煞氣逼人,一會兒有和顏悅色,關亮隻覺得這林皓明根本就是個喜怒無常之人,這讓關亮心理有些發毛,他最怕的就是那種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人。如此,等林皓明寫瞭好一會兒之後,兩個人這才先後離開通判府衙,朝著城主府去瞭。事實上,在林皓明回來的這段時間,燕雨燕整個人也已經氣得暴跳如雷瞭,堂堂刑房主事,竟然轉眼就被人拿下瞭,這根本就是在打她的臉,要知道,戚天龍可是她到任之後,第一個任命的六房主事的官員。因為林皓明當著那麼多獄卒的面拿下戚天龍,所以這件事,事實上在林皓明立刻之後,就已經迅速傳播出去瞭。當林皓明,和關亮一起抵達城主府的時候,燕雨燕也已經召集瞭所有六房主事和通判來城主府。林皓明幾乎是和其它各方主事以及汪書立一起進入城主府的,燕雨燕也讓所有人在主殿大堂等著。於是,林皓明和關亮,還有其他人紛紛聚集到瞭主殿大堂。雖然和這些人之前都見過兩面,但如今其中一人直接被拿下,不少人看向林皓明的眼神都充滿瞭警惕。眾人幾乎都是交頭接耳在說些什麼,時不時的還朝著林皓明指指點點,隻有林皓明一個人孤零零站在那邊。好一會兒之後,燕雨燕終於來瞭,不過她也不是一個人來的,同來的還有刑房的左從事方不缺,畢竟他是在場見證之人,總不能不到。當燕雨燕坐下,方不缺站到最下手的位置,眾人打算看看城主如何處置林皓明的時候,林皓明卻先一步站出來道:“城主大人,下官懷疑刑房主事和水匪勾結,如今已經將人拿下,還請城主大人授權下官,全權調查此事!”見到林皓明居然大大咧咧站瞭出來,而且職責戚天龍勾結水匪,著實讓在場之人大為驚駭。燕雨燕也沒想到這林皓明如此大膽,居然公然給戚天龍戴上這麼一頂大帽子,頓時心中大為惱火。“林同知,我已經聽瞭方大人稟報,中間恐怕有所誤會!”燕雨燕自然不可能順著林皓明來。林皓明卻盯著方不缺瞪瞭他一眼,跟著道:“下官換衣,方不缺是同謀,大人不要被其騙瞭。”“林皓明,你胡扯我方不缺怎麼可能和水匪勾結!”方不缺聽到林皓明也給自己扣上通匪的帽子,頓時也大吼瞭起來,如今這裡不是刑房,而是城主府的主殿大堂,城主、通判、同知和各房主事都在,加上之前燕雨燕的話,他已經有瞭底氣。林皓明見他這般,冷哼瞭一聲道:“方不缺,我問你,為何戚天龍要在得知我來刑房的時候,給柳天波服下斷魂散,而你卻出來所謂接待我,如果我沒有弄錯,在知道我來的時候,戚天龍才給他服下所謂斷魂散,而你根本就是出來阻擾,等到我到瞭的時候,正好毒發,而一切罪責都推在斷魂散和柳天波嘴硬上,實則根本就是你們殺人滅口,怕我查出一些你們不想讓人知道的內情。”“胡說,你這是血口噴人!”方不缺見林皓明如此言語,氣得大吼起來。“血口噴人?那方大人的意思是,我來刑房時候,正好戚天龍要給柳天波喂斷魂散,而你也正好想要向我這個新任左同知獻媚,所以囉嗦瞭一大通,等我見到昏死過去的柳天波,又正好發現柳天波是個硬骨頭,就算用瞭斷魂散還是不開口,結果就這樣,這個金鳳幫的四當傢,好不容易被抓到的重要匪首,到瞭我們地賊城一個晚上之後,就頂不住酷刑審問死瞭,各位大人誰可以肯定這些都是巧合?”林皓明虎視在場所有人。“那林大人能拿出證據說這不是巧合嗎?”方不缺努力的反問道。林皓明朝著他走進瞭幾步,眼看到快要走到他跟前的時候,方不缺下意識的開始後退,顯然對於林皓明的步步逼近感到害怕。“你怕什麼?”林皓明冷笑著問道。聽到這話,方不缺這才意識到自己問題,立刻止住瞭腳步道:“我沒有什麼好怕的!”“既然這樣我問你,戚天龍為何見到我要帶走人,就對我出手?”林皓明質問道。“那是因為你譏諷戚大人!”方不缺下意識解釋道。“哈哈……”林皓明聽瞭這樣的話,不禁大笑起來。“你笑什麼?”方不缺惱火的問道。林皓明直接指著他鼻子罵道:“隻有你這樣的蠢貨才相信這樣的話,當然若是你是奸細的話另當別論。”“林皓明,你誣蔑我!”方不缺面對林皓明如此職責,也再次大吼起來。“你現在很生氣,你都氣成這樣都不敢對我出手,戚天龍被我說兩句就對我大打出手,這就是你的理由,不知道在場各位大人,誰覺得這樣理由能站得住腳?唯一的理由是,我救下柳天波之後,看他已經瀕臨死亡,所以拿出瞭一枚靈犀丹讓他服下,從而保住瞭他一名,而戚天龍發現,我竟然舍得用如此丹藥救下這麼一個囚犯,生怕自己殺人滅口的事情被發現,所以這才裝出被我激怒的樣子對我出手,實際上根本不是要把我怎麼樣,而是打算在出手的時候把柳天波殺瞭!這就是全部經過!還請城主大人明察!”林皓明說道最後,折返到瞭燕雨燕跟前,擺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魔門敗類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