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陽光明媚,葉子熙這間病房的陽光特別充足,也是金陽特意選的。因為他們的孩子需要沐浴陽光,產婦同樣也需要。葉子熙在給孩子喂奶,心裡卻想著那天吳磊給她看過的那幾組圖片。她想盡快找到跟這件事有關的所有資料,所以她需要一臺電腦。雖然那幾幅圖她隻看過一眼,但已經深深印在腦海裡,這就是她的特異功能。對服裝的過目不忘,對圖紙的深刻記憶,以及舉一反三,是葉子熙從小就有的天賦。她本身就對父親所有的設計風格輕車熟路,也研究過父親的設計理念和目的,所以看瞭那組吳磊手機裡的手稿之後,她馬上就能找到市面上相關或者類似的服裝。但是因為年份已久,她不但需要查閱二十多年前的服裝市場潮流趨勢,還需要精確到那幾傢的設計跟這一組圖片累死,或者說是抄襲,甚至偷竊。但是找誰幫她拿電腦來最合適呢?顯然不能讓昭陽知道她的用意。梁醫生也不合適,因為他最近已經要忙死瞭,怎麼能讓人傢出去為自己找臺電腦呢。突然葉子熙想起瞭門口那幾個把門兒的,似乎也沒什麼事做,而且她都沒有用過他們。不用白不用,反正他們跟自己也不熟,讓他們去找個電腦來,也不會問東問西的那多事。葉子熙慢慢下床,走到門口,打開門,果然有兩個壯碩的小夥子站在門口。“誒,你好,是不是挺無聊的。”“葉小姐,你好,我們習慣瞭,你有什麼事嗎?”“那個,是有點事想麻煩你你。”“葉小姐你別客氣,有什麼事盡管讓我們去做,不然老板不給我們發工資的。”“老板是金少嗎?”“是的,是金董事長。”“沒想到他對你們要求這麼嚴苛?”“也還好啦,以前老董事長更嚴格,不然歐尚也不會有今天啦。”“呵呵,也是哈。”葉子熙嘴上說著,心裡卻在納悶,怎麼金陽對自己這麼寬松呢,虧得自己是首席設計師,不是應該更嚴苛麼。“葉小姐,你吩咐吧。”“那個我需要一臺電腦,可以幫我嗎?”“一臺電腦,是嗎?”“對,就是一臺電腦,不用多高級的,能用就好。”“好的,我馬上去為您準備,請您回病房先休息片刻。”葉子熙高興壞瞭,沒想到這麼順利,正在這時,那個小夥子手機響瞭。他看瞭一眼,趕緊接起。“董事長好。”葉子熙也準備進屋,聽到這句話,又停住瞭,居然是金陽的電話。“是,我正在葉小姐病房門口,她剛才說需要一臺電腦,我馬上就去辦。”不知道電話裡的金陽說瞭些什麼,門口這小夥子突然一下子臉都變綠瞭,嚇出一身冷汗來。“不要,董事長不要炒瞭我,我,我再也不會犯這樣低級的錯誤瞭,請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葉子熙聽的一清二楚,小夥子在向電話裡的人求饒,也就是金陽。平白無故為什麼要炒瞭人傢,明明幹得好好兒的,人也機靈。難道那傢夥又發什麼神經,抽風發飆的病又犯瞭吧。葉子熙二話不說一把奪過手機,給小夥子使瞭個眼色。“喂,你憑什麼炒瞭人傢,就算你是董事長,也不能隨便無緣無故的,沒有任何理由的解雇一個這麼優秀的員工吧。”葉子熙劈頭蓋臉就是一頓數落。金陽沒想到葉子熙的聲音會突然出現在電話裡,他的聲音瞬間柔軟瞭下來。“小熙?是你嗎?”“對啊,是我啊,沒錯,你說你為什麼要炒掉我門口這個小夥子,理由?”“小熙,你先別生氣,聽我跟你說。”“好啊,你說啊。”葉子熙索性把手機調成瞭免提模式,外放瞭出來,也是讓那個小夥子聽到。“他居然要給你拿電腦,這是很嚴重的錯誤。”“這算什麼錯誤,電腦是我讓他準備的。”“是你的需求沒錯,可是他是負責照顧你和孩子的,應該知道什麼可以提供,什麼不應該提供,甚至對你有傷害。”“電腦怎麼瞭?再說瞭,能對我有什麼傷害!”“你現在坐月子,不能讓眼睛太過疲勞,不適合接受太多刺激,比如電腦這種東西。”“什麼?什麼亂七八糟的,我聽都沒聽過,是你自己杜撰的吧。”“我有沒有杜撰,你可以問問伯母,或者醫院的大夫。”“切,那又怎樣?也不至於炒瞭人傢。”“他連這點常識都沒有,我怎麼放心把你和孩子交給他來照顧,雖然隻是一兩天,如果發生意外呢?”“你也太誇張瞭吧,再說是我自己要的嘛。”“你不知道我不怪你,可他不知道就是失職!”葉子熙趕緊關瞭免提,看來事情真的是很嚴重,她拿著電腦走到病房裡,小聲噓瞭一句。“你小點聲,我剛才開的免提。”“你用廣播我也是這麼說,我做的一切都是為瞭你和孩子考慮,我不想你們有任何問題。”“好好好,謝謝你的悉心,不過這個小兄弟就算瞭吧。”“好啊,那你告訴我你突然要電腦幹什麼?”“啊?”金陽忽然的發問,葉子熙沒想到,所以愣瞭一聲,不知道怎麼回答。她不想什麼都不瞭解的情況下跟他說那麼多有的沒的。“啊什麼,告訴我。”“哦,我就是心癢癢,有點想念圖紙瞭,想看看畫冊和市場潮流。”“你還真是個天生的設計師,工作狂啊,才幾天而已就忍不住瞭?”“是啊,是啊,很想念啦。”“那好,你把你想要看的東西發給我,我幫你想辦法。”“哇塞,謝啦。董事長果然神通廣大,無所不能,這麼說你也不炒他啦?”“看他表現吧,當然還是小熙你面子夠大,哈哈。”“什麼面子夠大,沒你大,討厭。”葉子熙掛瞭電話,走到門口,把電話給瞭小夥子,沖他使瞭個眼色。“沒事瞭,好好工作吧。”“啊,真的嗎?謝謝葉小姐,謝謝你,我以後一定註意,一定把功課做好。”葉子熙笑瞭笑,趕緊回瞭病房,開始整理自己所需要的東西。不過這些東西有的會很陳舊,二十年前的,不一定會有吧。算瞭,管他呢,反正先列出來,有哪個看哪個吧,總會有點用的。葉子熙列瞭幾頁紙的清單,一股腦都發給瞭金陽。不過她並不沒有報太大希望,因為她覺得可能隻是金陽在敷衍她罷瞭。怎麼可能會有時間去做這些對他自己毫無意義的事情呢。不過她自己倒也是為瞭幫小夥子留住工作吧,才會隨便說瞭一嘴。……金陽看著手機裡面葉子熙發過來的清單,淡淡一笑,當做寶貝似的保存瞭下來。“來我辦公室一下。”“好的。”金陽把之前跟葉子熙關系很好的那名小秘書叫到瞭60層辦公室。“董事長,哇,我還是第一次來這裡呢。”“嗯,你之前跟小熙關系不錯吧。”“是啊,她就這麼走瞭,好可惜。”“嗯,她已經做媽媽瞭,你還不知道吧?”“啊?做媽媽,小熙她生瞭?”“是啊,生瞭個胖小子。”“哇,果然是個兒子,一定特帥吧。”“那還用說,我……”“啊?董事長,你什麼啊?”“我是說,我們歐尚的孩子能不帥嗎?”“嘻嘻,那是,那董事長您知道她在哪傢醫院哪間病房嗎?”“知道啊。”“真噠,那我可不可以……”“想去看小熙跟寶寶,是嗎?”“是啊是啊。”“可以啊,都可以告訴你,不過你先把這件事辦瞭。”金陽把剛才存好的那幾頁清單讓人打印瞭出來,遞到瞭小秘書面前。“咦,這是?”“你按照清單上列的一一把東西都找出來,如果沒有現成的資料,可以去網上或者市面上找一下,然後全部打印出來,分類好,準備好之後告訴我,你就可以看到你想看的人瞭。”“好的,那我馬上就去準備。”小秘書興沖沖的帶著那幾頁清單離開瞭60層。金陽轉過老板椅,沖著窗外,點上一根雪茄。心裡若有所思,這一刻,他想傾盡自己的全部,隻為葉子熙,下一秒鐘,也許他想做,都會心有餘而立不足。能多做一點就多做一點,因為每做一件事都會成為他離開之後,對葉子熙思念的記憶。還有一件事情也讓他不能放心,從寶寶出生到現在,還沒有取名字。不管葉子熙承不承認,這個孩子都會是他們兩個人一輩子的聯系,不管他是姓葉還是姓金。所以金陽還是很想親自為孩子取一個名字的,至於姓什麼,他從來都不在意。不過他也並沒有把這件事情跟任何人說過,葉子熙也許早就替孩子想好名字瞭吧。正想著這些能讓自己開心的事情,電話又一次不合時宜的響起。他轉過身來,看瞭一眼辦公桌上的電話,來電顯示的是一長串電話號碼。最不想接到的電話,卻偏偏要在這個時候打過來。蔓蔓婚途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