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皓明哪裡管那麼多,隻是操控功德繼續朝著那血屍落下。緊接著就見到,當那些星星點點的白光落在上面的時候,那原本看似神秘的水晶居然冒出瞭一股股的黑煙。伴隨著黑煙升起,那凝固的清水也迅速的減少起來。那血屍見到之後,似乎也有些驚慌,張口噴出瞭一些黑氣來,那些黑氣透過凝固的清水,抵擋功德的侵蝕。林皓明見到之後,心中也有些擔心,生怕功德一旦消耗殆盡,自己到時候就沒有辦法瞭。眼睛一掃旁邊,註意到一早就死瞭的孔元良還有剛剛也慘死的孔方,頓時口中默念起《安魂咒》來瞭。《安魂咒》一響起,卻出現瞭一件讓林皓明都吃驚不已的事情,不但孔傢父子兩個的確開始被自己超度,那個血屍似乎也很害怕這咒語,整個人竟然微微顫抖起來。見此林皓明心中感到一陣驚訝,同時更加凝神靜氣的繼續念誦《安魂咒》起來。伴隨著超度,孔傢父子很快給瞭林皓明七八十份小功德,這些小功德到手之後,林皓明立刻讓其化為瞭點點白光,繼續朝著血屍而去瞭。血屍此刻凝固的清水已經被化去有一半還多,血屍原本傾國傾城的面容此刻也變得有些扭曲,甚至臉蛋上充滿瞭黑氣。“住手!”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聽著有些軟糯聲音忽然響起瞭。林皓明定睛看去,隻見到在那血屍頭頂處,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瞭一顆血紅色的珠子。“屍珠,這難道是屍珠?”林皓明見到那珠子之後,整個人隻感覺到從頭到腳都是冰涼啊。身為血煉宗這樣的魔門弟子,對於屍煞一類的東西自然不會不知道。不管是人是妖,死後若是在滿足一些條件的情況下。保持肉身不完全毀滅,就會有一定的概率誕生為屍靈,從而使得屍體本身再次以另外一種狀態生存。修真界的一些前輩,在這個基礎上,開始特意培養這些屍靈,而這種主動培養起來的屍靈,通常被稱之為煉屍。煉屍雖然在修士培養下實力增強會很快,但其也失去瞭本身靈智,而與之不同,天地間自行誕生的屍靈。則會逐漸開啟靈智,從而自行修煉,而一旦修為達到極為高深的地步,還會凝結出類似於金丹一樣的屍珠,擁有呼風喚雨的強大本領,從而也脫離瞭一般低級屍靈的存在。此刻眼前這個血屍,顯然就是這種恐怖存在,這讓林皓明怎麼能不害怕,要知道起先他敢對這血屍出手。也是猜測血屍剛剛蘇醒實力根本不行,現在才知道,人傢根本就是真正恐怖存在。如今這般情形,那血屍讓自己住手。林皓明哪裡敢停下去,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所有的功德一股腦的朝著血屍湧去瞭,甚至若是最後血屍狂性大發。他都準備祭出從未用過的功德珠,看看那東西到底有沒有用。就在林皓明決定最後一搏的時候,剛剛那個軟糯的聲音卻再次好似求哀求一般的叫道:“住手。求求你住手,我願意讓閣下在屍珠中,種下魂印,從此聽從閣下調遣!”林皓明本來想著與之最重要一搏,誰想到對方居然求饒瞭,這讓林皓明簡直有些不敢相信。等聽到對方再次哀求,這才小心翼翼道:“你真的願意讓我在你屍珠之中種下魂印?”“是!”那個軟糯的聲音在林皓明問完就立刻答應瞭。這屍珠可是這血屍的核心,讓自己種下魂印等於把這自身全部交給自己,隻要自己一個念頭,屍珠就會碎裂,等於這血屍不死也去瞭大半能力。林皓明有些不明白,這擁有屍珠的血屍,這麼說也至少應該是金丹期的恐怖存在,怎麼會如此無用?林皓明想不通,但卻也覺得對方不是哄騙自己,畢竟如果對方真的有莫大的法力,何必需要耍這種小伎倆。“你把屍珠放出來!”林皓明吩咐道。隨著林皓明話說出口,那血屍沒有絲毫猶豫,血紅色的珠子一下子飛瞭出來,沒多久就直接懸停在瞭林皓明跟前三丈處。林皓明此刻也是全神貫註,害怕對方真的有花招,但見到屍珠沒有絲毫移動,心中這才微微安心瞭一些,跟著口中默念法訣,對自己眉宇間一點指,跟著一道金光從眉宇間射出,一下子落到瞭那屍珠身上,跟著直接沒入其中消失不見瞭。那屍珠緊接著散發出瞭一陣血紅色的光芒,光芒很強把整個空間都照耀的一片血紅,顯得格外的妖異。不過這光芒並沒有持續多久,當血光漸漸暗淡之後,屍珠再次飛瞭回去,而於此同時,剩餘不多的功德也開始慢慢的離開血屍,重新回答瞭自己體內。當功德重新匯聚到功德珠中間的時候,林皓明心中一陣苦嘆,剩下的功德竟然隻有三十多份小功德瞭,可見剛才消耗之大。雖然功德消耗有些多,但一想到自己居然稀裡糊塗控制瞭一頭凝結出屍珠的血屍,這讓林皓明還是興奮不已的,從心神感應上,他已經可以清楚的掌控住對方的屍珠瞭,隻要自己願意,一個念頭對方的屍珠就會爆裂開來,沒有屍珠的血屍,林皓明自問也不會再害怕什麼的。有瞭這樣的信心,林皓明再望著那之前讓自己感到恐懼的血屍,心中倒也安心瞭不少,跟著問道:“你到底是誰?”那血屍此刻也完全收斂瞭同樣剩餘不多的清水一樣的東西,微微搖頭柔聲道:“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林皓明聽到這個答案,心中也是一陣苦嘆。不過才剛剛發出驚訝之聲,那個女子卻跟著道:“我真的不知道,不過可能我妹妹知道!”“你妹妹?”林皓明聽到她的回答,更是滿頭霧水瞭。“我這血屍之體內有兩條精魂,我從感應上知道,我們原本應該是姐妹,之前跟您動手的事實上是我妹妹,但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我卻完全不知道。”眼前聲音軟糯的血屍答道。林皓明聽瞭更加感到好奇瞭,抓耳撓腮的望著眼前這個模樣美的已經不似人的血屍,問道:“我說你能不能把你妹妹叫出來讓我問問?”林皓明剛剛問完,眼前絕美血屍,那雙血眸忽然間居然就變得怨毒起來,聲音也變得更加低沉的叫道:“該死的!”(未完待續。。)魔門敗類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