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秘密林沐陽疑惑,心想,既然組織知道佛像的事,那為何還要在華納公司整出這麼大的動靜,不過眼下有比那更重要的事。“還有個問題,”林沐陽拿出陸雪瑩帶來的那份文件,翻到其中那頁有陳小敏和那個陌生女孩的那頁,“這兩個人,你認識嗎?”陸父看瞭一眼後便道點點頭道,“其中一個叫歐陽靜,不僅認識,而且……她好像懷瞭我的孩子。”這句話出口,林沐陽和王小影都愣瞭一下。林沐陽再看一眼那個叫做歐陽靜的女孩,本來隻是眼熟卻死活想不起是在哪見過的,這麼再看一眼,猛地想起那個女孩正是之前在華納公司地下室那個神秘的老人給的照片上的女孩。於是他從懷裡摸出那張隨身攜帶的照片給陸父看,“是這個人嗎?”陸父疑惑,“你怎麼有靜靜的照片?”“有人拜托我找他的女兒,就是照片上這人。”林沐陽說道。陸父拿著那張照片用手仔細地摩挲著,半晌後,林沐陽看到陸父眼中滲出星星點點的淚光,“我想救她出來。”陸父語氣中各種情緒交織。林沐陽拍瞭拍陸父的肩,“叔叔,沒事,我能理解,這事我不跟阿姨和陸雪瑩說。”陸父看著林沐陽的雙眼,“沐陽,你能幫助叔叔麼?不,你能幫我陸一皇這個忙麼。”陸父謙遜略帶祈求的口吻。林沐陽看著眼前的中年男子,帶著眼鏡,眉眼間一派謙謙君子風范,身材高大魁梧,也許是常年鍛煉的緣故,身上沒有多餘的贅肉。想來體力不俗,也不比林沐陽這個年輕人差,再加上那極易讓人有好感的外貌,肯定是很受歡迎。即便是陸一皇不求林沐陽,林沐陽依然會因為答應瞭那個神秘老人而去救她的,但現在,他還不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便讓陸父繼續說。陸父看瞭眼王小影和林沐陽,指著陳小敏對兩人說,“另一個女孩……這個女孩那天逃瞭,我記得很清楚,就是佛像消失的那天。”“逃瞭?”林沐陽和王小影面面相覷,林沐陽這下猜到瞭陳小敏的經歷,可是現在該向陸父報仇麼,林沐陽還是決定回頭把陸父這一節按下不提,估計在陸父玩之前她就已經跑瞭。“那個女孩本來是和其他女孩一起送來讓我玩的。”陸父說出這話語氣還是遲滯瞭一下,估計秘密被發現的滋味還是有些難受,“是在歐陽靜的幫助下逃跑的。其他的,我也知道的不多,組織後來跟我問過這事,我撒瞭謊保瞭靜靜,我不知道若是講出實情,他們會對歐陽靜做什麼。”陸父將手中燃盡的香煙摁滅在煙灰缸中,繼續說道,“歐陽靜是殤組織培養專門用來接客的,她很乖巧,就像我女兒一樣,陸雪瑩媽媽身體不好,所以……,每次送來的三個女孩,除瞭她是固定的,其他的都不一樣。”陸父看瞭兩人一眼,語氣中有些不確定的情緒暗含其中。林沐陽點點頭,表示自己正在聽。陸父嘆瞭口氣,繼續說道,“靜靜被組織長期用藥控制著,有時會有些不清醒,但就在佛像消失的那天,靜靜忽然恢復正常,並且做瞭一件我至今也想不通的事,她幫助一個素未謀面的女孩逃跑瞭。”是陳小敏無疑瞭。“叔叔,你現在還和她保持關系的話意思是現在還有見面,是這樣嗎?”王小影問陸父。“沒錯。至今依然是每周四下午一點到第二天。”陸父說道。周四,是後天。林沐陽在心裡暗暗計算道。“這次我們跟您一起去。如果你想要救她出來,我至少得看看情況再定方案。陸叔叔您那邊方便嗎?”林沐陽試探著問道,他同時有點興奮,感覺自己即將離組織近瞭一步。“沒問題,為瞭避免被人抓瞭把柄,他們若有事同我見面都是第二天中午。會來做些善後的工作,把女孩都帶走。所以周四下午是我單獨和三名女孩在場。”陸父說。林沐陽征求瞭下身旁王小影的意見。王小影點點頭,同意林沐陽的決定。事情便這麼定下來,王小影又問瞭其他想知道的事,陸父一一告訴他。看沒什麼可問的,林沐陽帶著王小影準備和陸父告別。陸父最後對林沐陽說,聲音有些悲痛,“雖然我做瞭很多對不起靜靜的事,但我是愛她的,我想讓她脫離組織過上正常人的生活。”王小影對陸父說道,“叔叔,也許這些話由我來說有些不合適,但是你要想好,歐陽靜對你來說是一顆定時炸彈,她若是在你身邊,難保會有人利用你的這個軟肋對你做什麼。”陸父抬頭定定看著窗外,“若真是如此,那我也認瞭,我隻想保護她,彌補我這幾年在她身上犯下的錯。她既然懷瞭我的孩子,那我也不能坐視不管,雖然聽上去很好笑,但這是我作為一個男人的責任。”林沐陽拍拍他的肩,“陸叔叔,這忙我一定會幫你,你放心。”“這個地方是陸雪瑩最愛來的地方,站在這裡,我總覺得我對不起她和她母親。”陸父的眼神有些黯淡。“叔叔,既然您選擇瞭這樣的道路,就不必向任何人道歉,你隻要無愧於心就成。也許從法律道德上來講您的做法有悖於常理,但在我林沐陽這你要是能夠支撐起兩個傢,您就是一條漢子,我林沐陽敬你。”林沐陽像跟哥們那樣對陸父說道。陸父看一眼林沐陽,“沐陽,我陸一皇沒看錯,以後隻要你開口,我陸一皇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林沐陽笑道,“那我可得叫你一聲陸哥。”陸父拍拍肩,爽朗地笑道,“成,我陸一皇今天就認瞭你這個兄弟。”說道這,兩個男人也不再多話,握握手就分別瞭。出到外邊,太陽西斜,橙紅色的陽光在地上拉出長長的影子。王小影挽上林沐陽的臂彎,感受著這夕陽氣氛下的浪漫。美女總裁的近身兵王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