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已經快黑瞭,蘇齊和他們一路往正殿走去,小道的兩邊,點滿瞭白色的蠟燭。燭光閃爍著,蘇齊的腳步卻是毫不猶豫的走著。越往前走,氣氛就越來越嚴謹。蘇齊抬眸看瞭看他們的臉色,他們似乎都很緊張。“你們為什麼這麼緊張?”蘇齊抬眸問女食神。“因為食神已經很多年沒有自己擇主瞭,這是五年後食神第一次擇主。”女食神的語氣也很緊張。“既然這樣怕,為什麼還要來?”“不來,我會死的更慘。”女食神的臉色變得難看之極。“看來,你也是進退兩難,不過我很好奇,你這食神是人還是其他的?”女食神不答,看瞭一眼蘇齊。“等一下你就會知道瞭。”來到正殿,裡邊散發出詭異的氣息。蘇齊目光怔瞭怔,這裡就像娘親形容的鬼住的地方。陰風冷冷的,白紗飄飄的,怎麼看都覺得詭異。蘇齊隻覺得頭皮發麻,這風好奇怪。“拜見食神。”“起來吧!”輕紗後邊,傳來一抹凌厲的聲音。“多謝食神!”女食神起身,又往前走瞭幾步,恭恭敬敬的說道:“恭喜食神,今年聖物已經擇主,就是這孩子,屬下已經把他帶過來瞭,請食神享用。”隻見食神女恭恭敬敬的跪到白紗的前邊。除蘇齊之外,所有的白衣人都齊齊的跪在地上。“見瞭本神,你為何不跪?”一聲陰冷的聲音穿透蘇齊的耳膜。蘇齊隻覺得耳膜被震得生疼。“不必瞭吧!我都快要到你的肚子裡瞭,在跪有個屁用啊!”蘇齊說著,手中的噬魂鈴輕輕晃動著,他可不想做無謂的戰鬥。“你可是聖物選中的人,吃你是必然的。”輕紗後的聲音輕回道,聽著似乎有些激動。蘇齊沒有應聲,握著噬魂鈴的手更緊瞭幾分,速度也快瞭幾分。蘇齊抬起眼望著輕紗後邊模糊的往身影,微微探測著她的往修為,隻是,讓他失望的是,他沒有探測出對方的修為來,是對方沒有修為還是對方修為比他還要高。蘇齊猛上前步,夜風有些冷,吹得他黑發輕輕飛舞著。蘇齊看著女食神和幾個白衣男子的神情慢慢呆滯。猛的,白紗後邊,輕紗後邊的聲音帶著幾分輕顫:“你,你在做什麼?”蘇齊一聽,仍舊沒有說話,白皙的小手快速的搖動著,噬魂鈴的鈴聲越來越大。“頭,頭好痛,住,住手。”白紗後邊,女子乞求著蘇齊。蘇齊卻搖瞭搖頭,唇角噬著一抹冷笑。“你不是食神嗎?小爺隻是想知道你這個食神的能耐有多大,想吃小爺,可是要付出代價的。”蘇齊不但沒有停下噬魂鈴而是快速的搖動著。“不,不要搖瞭,我不吃你瞭,你走吧,你快走。”話音剛落,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子從白紗後邊滾瞭出來,臉上依然帶著面紗。蘇齊一看,大眼眨瞭眨。“你是誰?為什麼要扮作食神殘害百姓。”蘇齊怒視著女子,厲聲吼道,蘇齊感應道這個女人是人類,他還以為會是魔獸或是其他的東西,沒想到她居然是人類,這點是他沒有想到的。冥婚,棄婦娘親之傢有三寶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