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那人大罵,強仔到底是混過黑幫的,臉色頓時陰沉瞭下來,指著這個衣衫不整的青年罵道:“撲你阿母,你再罵一遍試試?”“嘿?小爺第一次看到求到老子頭上還這麼橫的,小子,你混哪裡的?”年輕人怒急而笑,對著強仔說道。石天看到強仔還要和這個年輕人對罵,於是擺瞭擺手示意強仔不要說話,而自己則對著年輕人道:“我們是來找黃大師的,請問他現在在這裡麼?”“哈哈,癟三,一看你就不是圈子裡面的人吧!想見我師傅?你們別做夢瞭。”青年囂張的大笑瞭起來。強仔最終還是忍不住瞭,沖瞭過去一把抓住瞭年輕人的脖子提小雞仔似得提瞭起來。年輕人估計也是沒有料到強仔敢動手,頓時就說不出話來瞭,一張臉漲的通紅。“兔崽子,你還挺囂張,你繼續囂張啊!”強仔一巴掌拍在瞭年輕人的臉上。這個時候,一個穿著清涼的女人從側邊的房間裡走瞭出來,看到眼前的場景之後放聲的尖叫瞭起來。看著這個年輕人快要窒息瞭,石天才出聲說道:“好瞭,強仔!你先去讓那個女人閉上嘴巴,我來問問這個傢夥。”聽到石天的話,強仔點瞭點頭,將那個女人拖到瞭一旁,然後將她給打昏瞭過去。“你……你們是什麼人?敢在這裡鬧事,你知道得罪我師傅的後果嗎?”年輕人大口的喘息著,對著石天說道。“你師傅?”石天聽瞭這話,頓時一笑,問道,“你師傅是誰?”青年人臉上再次露出瞭欠揍的表情說道:“我師傅就是港島赫赫有名的黃大師,就連港島的首富,還有三大幫派的老大見瞭我師傅都要恭敬的叫一聲黃大師。嘿嘿,你們兩個撲街敢得罪我,等死吧!”石天搖瞭搖頭一腳踹瞭過去,將年輕人踹的再次慘叫瞭起來:“雖然你說的挺厲害的樣子,但是可惜,對我來說你師傅的那些威名簡直可笑。”“什……什麼?你……”年輕人有些吃驚的看著石天,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在港島有不賣他師傅面子的傢夥。石天將年輕人提瞭起來,不耐煩的說道:“好瞭,我現在沒時間跟你廢話,你師傅現在在什麼地方?”年輕人咬緊牙關,打算一言不發。“看來是要給你上點手段瞭。”石天看到這個年輕人的樣子,不由的說道。“讓我來吧,我以前還學過一些手段,用來對付這種嘴賤的傢夥最合適瞭。”強仔在一旁說道。石天搖瞭搖頭道:“我沒有這麼多時間跟他在這裡玩。”說著石天忽然敲擊瞭兩下桌面,然後對著年輕人說道:“看著我的眼睛。”很快年輕人就中瞭石天的幻術,整個人變得呆滯瞭起來。“你師傅現在在什麼地方?”年輕人搖瞭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師傅沒有告訴任何人他的行蹤。”“呵呵,這個老狗倒是謹慎!”石天略帶嘲諷的說道。不過想起那次黃大師連夜逃回瞭港島的樣子,能做的這麼謹慎也不奇怪瞭。“你最近一次見到你師傅是什麼時候?”“就在他從內地回來的第二天,他來瞭店內一趟。”“哦?他說瞭什麼時候會再來麼?”石天立即問道。年輕人想瞭想道:“師傅每月月初的時候會來事務所內處理一些事情,想要找他的話,也隻有這個時間他才會出現。”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石天這才點瞭點頭。一旁的強仔看到剛才那個死硬的年輕人竟然將所有的事情告訴瞭石天,看石天的眼神更加的敬畏瞭起來。“你忘記今天的事情吧!就當我們兩個沒有來過。”石天用低沉的聲音對著年輕人說道。石天之所以讓年輕人忘記這件事,是害怕被那個黃大師知道之後再次逃跑。為瞭不打草驚蛇,石天用幻術抹去瞭年輕人的一段記憶。做完這一切之後,石天打瞭一個響指,年輕人就驚醒瞭過來。看著眼前的石天和強仔,他再次露出瞭不耐煩的表情:“你們兩個是怎麼進來的?趕快給我滾出去。”石天沒有動怒,而是讓強仔跟著自己一起離開瞭這間事務所。看著石天和強仔離開之後,年輕人臉上露出瞭一些迷惑的表情。不過很快,他就放棄瞭思考,因為他旁邊的那個女人已經醒瞭過來。女人醒來之後用十分驚恐的語氣說道:“剛才那兩個是什麼人?”年輕人嘿嘿的壞笑道:“管他們呢!咱們接著辦事。”走出去以後,強仔才小心翼翼的問道:“您剛才是怎麼辦到的?這難道是就是催眠術?”石天點瞭點頭道:“嗯,算是的……”“哇,你可真是太牛瞭!能教教我嗎?”強仔立即蹦瞭起來,他真是佩服石天極瞭。“我教你,你也學不會。”石天笑道。“哦。”強仔頓時苦笑道,“我知道瞭,你很神秘,這肯定是你們神秘的本事,不能教給我是吧!就當我沒問好瞭。”石天笑瞭起來,拍瞭拍強仔的肩膀道:“不是這麼回事,是真的你學不會的。好瞭,多謝你著這次陪我過來瞭,以後有什麼為難的事情不妨打我電話。”說著,石天留下瞭自己的電話號碼給對方。與強仔分道揚鑣之後,石天又圍著這個事務所轉瞭一圈,仔細看看周圍的環境。其實石天之所以這麼著急要找黃大師,首先他是為瞭報仇!要知道從來都是他用幻術對付別人,可是上次居然在幻境當中被那個黃大師給虐瞭,以石天這種性格怎麼會不還回來,但更重要的是,石天想瞭解黃大師那一身奇特的本領到底從何而來。當初石天就覺得,這個黃大師身上有一種奇異的波動,這種波動更他使用靈氣的時候十分相似。所以石天覺得,這個黃大師跟自己一樣,應該是得到瞭某種修真者的傳承。現在,但凡是與修真者有關系的東西,石天還是非常上心的。美女的護花兵王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