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沐陽的眼中帶著殺意,但穆升的眼中也同樣有旺盛的殺意,二人幹杯,一飲而盡,穆升的眼睛看起來一片血紅。他指著林沐陽說道:“我告訴你,林沐陽,不要以為我現在沒有辦法殺你,你就可以為所欲為瞭。誰都沒有辦法阻止我的計劃,誰都不行,一群老鼠,以為我還把你們放在眼裡,太把自己當回事瞭。”穆升把酒瓶拿起,一飲而盡,轉身離開,在門口時,他頓瞭一下,冷冷地說道:“收拾一下吧,今天我們會再次出發。去那個結束你生命的斷頭臺,最後一站,希望你不要再用那些小聰明瞭,如果再讓我發現,絕對不會輕饒你。”穆升猛地把門關上,林沐陽默默地坐在椅子上,慢慢品著穆升今天拿來的酒,酒看起來沒有什麼,但是度數極高。喝起來的感覺也很烈,林沐陽本身不怎麼喝酒,但他通過佛紋的力量可以將酒精排出體外,他就這樣一口一口默默品嘗著酒的味道。他好像有些明白瞭,為什麼那麼多的人喜歡拿酒消愁,這一口烈度下去之後,不管是什麼事情。都仿佛走馬燈一般在眼前閃現,歷歷在目,林沐陽看著天花板,長嘆一口氣,輕聲道:“是啊,也是時候到終點瞭,也是時候將這一切都結束瞭。”林沐陽也沒什麼收拾的東西,無非是一些厚衣物,畢竟沙漠的夜晚還是很冷的,林沐陽隨便找瞭個包裝裡面就走瞭。其實穆升也是為瞭謹慎,還特意檢查瞭他的包裹,確實沒發現什麼可疑的東西,林沐陽無奈地一笑,自己本來就沒想跑,你當然檢查不出什麼東西來。這次穆升顯然比平常更加著急,平常更加穩重的他這次竟然會責怪自己的手下,手下也感覺出來老大的不對勁。盡量不去多說話,而是做好自己本職的工作,林沐陽對此倒是很開心,穆升會這個樣子,說明他害怕瞭。害怕自己和自己的那群兄弟,他們這些老鼠,會將他這隻大象蠶食掉。林沐陽對此倒無所謂,照樣跟在穆升身邊。就這樣穆升讓他呆在哪他就呆在哪,但他越是這個樣子,穆升就越是著急,終於,穆升沉默瞭。什麼都不說,隻是在不停地下命令,他現在甚至都沒有跟林沐陽開玩笑的力氣瞭,他知道,自己現在一個不小心,就可能喪命。而在察猜那邊,他們重新在小鎮那邊重振旗鼓,慢慢安定瞭下來,並確定瞭人數,繼續朝林沐陽離去的方向趕去。但因為穆升的迅速和他小心謹慎,察猜很快就發現斷瞭線索,就在眾人一籌莫展的時候,突然國安局局長接到一個電話。“喂,哦,是牛老,嗯,我知道瞭。”國安局局長點點頭,將電話遞給瞭察猜:“是牛老的電話。”察猜松瞭一口氣,牛老主動打來的電話,說明牛老一定有辦法可以解決現在的現狀,察猜連忙接瞭過來,親切地叫瞭一聲牛老。“哦,是察猜吧,現在林沐陽不在,大局應該是你在負責吧。”牛老笑道。“是的,牛老,您突然打來電話,想必一定有什麼好消息吧。”穆升問道。“哈哈哈哈,不愧是你,和你們老大簡直一樣精。”牛老哈哈大笑:“我也不說閑話瞭,畢竟現在時間緊迫,你們現在是不是跟丟瞭?”“是的,穆升的動作太快瞭,和之前完全不一樣,看來他知道老大在向我們提供訊息瞭,估計老大那邊沒有辦法給我們幫助瞭。”察猜點點頭:“牛老您有什麼辦法嗎。”“我定位到瞭林沐陽的位置,而且是根據他佛紋的力量跟蹤到的,我這就把他坐標給你們發過去,每過一段時間我就把新的坐標發到你手機上,你記得查看。”牛老說道:“你既然是林沐陽身邊的二把手,就一定要把他安全帶回來啊,我能做的隻有這些瞭,剩下的就靠你們瞭。”“好,謝謝你牛老,你已經做的夠多瞭。”穆升感激地點點頭,連忙吩咐下去,眾人重振旗鼓。準備重新出發,過瞭一會,察猜的手機上收到瞭新坐標,眾人連忙踏上瞭心裡的旅途。所有人都在趕往最後的舞臺。在那裡,一切的一切都將得以結束,是時候為這個故事畫上一個句號瞭。林沐陽躺在新的房間裡,這次的房間比以前的要小許多,而且有著監控,林沐陽相信,除瞭那個監控。肯定還有許多針孔攝像頭,在陽光的反光和鏡子的反射下,很容易發現這些東西,林沐陽也知道。在監控的另一邊,肯定也有人二十四小時死盯著,看看自己會做什麼。林沐陽覺得很無聊,因為他確實不會做什麼。於是他就找瞭本書看,這本書是路邊的一個小姑娘給他的,說他長得很帥,林沐陽向來喜歡這種喜歡說大實話的小姑娘。書裡講的是兩個男人為瞭一樁樁的案子不斷努力最終加深瞭彼此之間的友誼的故事,林沐陽很喜歡,可他沒有心思去看這些書。因為有人在窗外給瞭他一個預警,他明白這種預警,是隻有以前他當兵時在以前的小隊時才會使用的方法,林沐陽知道,有人來瞭,這個人,應該是察猜。可如今,房子內這麼多的監控,很難跟察猜取得聯系,林沐陽想瞭一想,把窗簾拉上,隻留瞭一個小縫。然後把燈關上,房間裡瞬間變的昏暗瞭下來,而察猜從窗戶裡翻瞭進來,他直接鉆到瞭床上的被窩裡,林沐陽側過身,察猜在林沐陽身上不知道寫著什麼。所以這個時候林沐陽通過察猜寫的筆畫,猜出瞭他想要說什麼,如果想要瞞過所有的監控,這是最隱蔽的方法。這樣子既沒有聲音,也沒有動靜這個時候,察猜在林沐陽身上寫著他們經歷的事情,還有陸雪瑩選擇做的事情,林沐陽默默的聽著。美女總裁的近身兵王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