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之前雖然葉天風人已經昏迷,但好像福斯卡此番出師收獲四塊獅牌回來交的事他靈魂又是知道的,而且冥冥中他還好似聽到誰說的:這古武者勢力都已經快收集滿十二塊獅牌瞭。這事還是可能怪老頭通過圓盤向自己透露的?但即使以非洲古武者這種超然的勢力也終是免不瞭那什麼樂極生悲的事:這不,外面絕對是有什麼勢力殺進來瞭,為瞭奪那些獅牌!要不然現在這場血雨又作怎麼解釋?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瞭的事?應該是不久吧?葉天風想問怪老頭,先前怎麼一點給自己的警示都沒有?按道理怪老頭絕對是知道這外面發生的大血戰的,但他什麼都沒有說,就像什麼都不知道似的隻是安排著自己出來。然而,接下來葉天風失望瞭,怪老頭早已經失去蹤跡,就好像他又去什麼異界辦事瞭。罷瞭,罷瞭,其實凡事還是靠自己,這老頭怎麼看也是不太靠譜。葉天風在猴面包樹屋的門邊稍微站瞭下,他隨即想既然外面都這樣瞭,自己卻也不忙一時沖進雨裡去做落湯雞,這裡先等等避下雨再說。雖然是雨季,但雨季也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下雨的,通常是陣雨比較多。因為這裡是猴面包樹林,再加上雨,一時葉天風也不能夠看到很遠的所在。反正周遭,視線能及的所在他一時沒見到一個活人。看那麼多的血水,都不用想之前這片禁地絕對經過瞭一場很大的浩劫,什麼勢力的人來的?想福斯卡等古武者那麼厲害,什麼人要來啃這塊骨頭,絕對也是得付出極慘重的代價吧?但如果是很多聯合勢力來圍攻這裡呢?這古武者勢力還不是要遭到什麼滅頂之災的,即所謂雙拳難敵四手。那麼多敵人湧來,憑你古武者勢力再厲害,最終也會抵擋不住,更況且敵人裡難道就沒有超級高手嗎?在這世界上,實力能夠達到兵王級別的,還是不在少數的。“唔……”突然,葉天風的耳朵裡聽到瞭一聲不同於雨聲的類似呻吟。有人受傷還沒死,葉天風一下子就辨出瞭。而彼時,雨已經漸漸小至無瞭。葉天風人一下子往那發聲處沖去。而當他出瞭自己原先呆的尊主所在的那猴面包樹後,到瞭外面,他又有瞭新的驚訝——現在,他很清楚地看到:這禁地四處的猴面包樹,有很多都被打得七零八落的,有的好像被微型炸彈給炸倒瞭。猴面包樹本就不是什麼質地堅硬的硬木,很多樹身現在更像是被子彈給打得千瘡百孔,搖搖欲墜的。好在現在沒有風也沒有雨瞭,要不然剩下一些未倒的猴面包樹可能要馬上倒瞭。但這裡的雨季才剛開始,葉天風也是保不準下場雨來,這些先前飽受人為摧殘的猴面包樹,終於還是會走到其生命的盡頭。不過葉天風也一時無心管目前這些樹瞭,他好像心裡突然充滿瞭一種迫切想瞭解:一個非洲的龐然大物是怎麼突然在一夜之間被土崩瓦解的。這事情的進展好像也太快瞭,自己才剛接觸到這個龐然大物,但沒想到才像那什麼一轉身這樣快的,這個龐然大物就好似已經不存在瞭。葉天風終於看到一個在一株猴面包樹下像要垂死的人,而在他附近都是一些屍體,雨停瞭,但血水還在林中四處流淌,猴面包樹們也全部遭到重擊,都像不會再吸什麼水瞭。這一個快死的人不是非洲古武者勢力的人,因為他不是非洲古武者勢力人的那種裝扮。這是一個白人,好像是北美那邊的。葉天風走過世界很多地方,閱人無數,一下子他就能瞧得出一個人大概是哪裡來的人。這個人隻看瞭葉天風一眼,他開頭好像是說什麼“水…水……”,這個人絕對是已經傷重糊塗瞭,現在這裡缺的還是水嗎?這裡正在雨季,到處都是水,可不是嚴重旱季的時候啊!葉天風正在想辦法令其再開口說點什麼,突然這個人的頭一頓,就再也仰不起來瞭。葉天風終無奈地放棄,自己搖搖頭,心裡想:北美那麼遠的人都趕來瞭。不過隨即人也是能夠理解:現在交通工具這麼發達,要去世界什麼角落,飛機都用不瞭很久的。隻要一得到消息,更況且現在的消息因為互聯網的迅速發展,再加上航天工具的極速,要說一夜之間有很多勢力就能夠從世界的各地蜂擁而至這裡,葉天風也不可能不信。而且,有的勢力甚至是早暗中盯上非洲古武者的勢力,甚至是已經盯瞭好多年的瞭,他們就是在等待著這個機會,而機會,終於在這一天到來瞭。葉天風心裡想著時,人已經站起來走路瞭。突然,他在幾步開外終於看到瞭一個已死的非洲古武者,就是這個禁地勢力的人,因為自其那身裝扮,葉天風馬上就能夠斷定瞭。這個古武者死後,連蒙面巾都被人扯掉。其實他們的面孔也跟普通的非洲人沒什麼區別,葉天風早自靈魂透過他們的蒙面巾看瞭。他現在沒有多大的興趣去研究那面紗之後的尊容,不過他想有些來襲者是好奇的,他們就是有想要揭下這個面紗來看一下。不過現在,好像看的人,被看的人也都是已經死瞭。人生,一下子像簡單得就是這麼一回事的。葉天風繼續走著,看看附件還有沒有什麼活人,或者他最終也是得離開這個禁地的。怪老頭都明確告訴他這裡沒有神奇物什瞭,他身上的那兩塊不算的話。而非洲古武者勢力奪得的那些獅牌,現在則不知是被人搶走瞭,還是他們勢力中有人帶著獅牌突圍去遠方瞭。反正,葉天風覺得自己現在要找這獅牌恐怕是有些困難瞭。而其實,他對那些獅子原本並沒有多大的興趣。因為那些獅牌背後到底有沒有他想要的神奇物什,其實都還是一個未知數哩!美女總裁的極品兵王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