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您這一去百年,一切可安好?”請林皓明進入府內,李玉清依舊抑制不住激動問道。“都還不錯,倒是你,修為上來瞭,三玄的玄皇,這可比以前修為進階快瞭不少啊!”林皓明看著他微笑道。“都是大小姐的恩賜,我妹妹修為比我好高出兩玄!”李玉清笑道。“玉香她還好?”林皓明問道。“一切都好,她如今在長谷城那邊,雖然您不在,但總也要有個人看著,她修為比我高,自然更加合適!”李玉清解釋道。“你可知道憶雨人在哪裡?”林皓明直接問道。“大小姐如今去瞭巡察使府中,最近海匪活動有些猖獗!”李玉清說道。“巡察使,是寒星吧?”林皓明問道。“正是,大小姐算是在他手下辦事!”李玉清說道。林皓明也點點頭,他知道寒星是玄星殿慕夫人的親信,如今憶雨在他手底下辦事,看來慕夫人和蕭夫人之間關系似乎很密切,這讓林皓明不由的想起那位聶皇天來,這位皇天宮的主宰,自己的女人看來都不是省油的燈。“需要我派人去通知大小姐嗎?”李玉清問道。“好吧!”林皓明點點頭,答應瞭。李玉清立刻吩咐人去瞭,隨後把林皓明引到瞭內堂。林皓明看瞭看這府邸,裡面倒是頗為雅致,或許是知道主人是女子,這才如此佈置的。林皓明接下來問瞭這百年時間發生的事情,李玉清把自己知道的都說瞭出來,不過他所知也不是很細致,就像為什麼憶雨三十多年前從皇天宮回來就不太清楚,林皓明隻知道,她是和冰雨一起回來的,算算時間,兩個人去那裡也不過一個甲子左右而已。不到一個時辰,林皓明就見到瞭自己女兒俏生生的出現在瞭自己跟前,隻是和以前又有些不同,眼前的憶雨雖然模樣沒有什麼太大變化,但一身巡弋使的裝扮,卻顯得她更加英氣勃發,要不是容顏確實美艷,甚至都有一些男人味瞭。“爹,你回來瞭,玉清,去,今天我什麼人都不見!”林憶雨並麼有一般女子的矯情,反而冷靜的吩咐下去,要不是眼中透著欣喜,林皓明都要覺得自己這女兒和自己生分瞭。“大小姐,要我準備一些酒菜嗎?”李玉清問道。“也好!”林憶雨一口答應瞭。李玉清也立刻下去安排。“你這丫頭,這麼多年不見,變得更加成熟瞭!”沒有外人,林皓明望著女兒,忍不住贊許起來。林憶雨這個時候終於露出瞭一點女兒態,帶著三分撒嬌道:“誰讓我一個人無依無靠,這幾十年也確實吃瞭不少苦,對瞭爹,你找到奶奶、娘和大娘她們瞭嗎?”林皓明看瞭看四周,確保沒有問題,這才說道:“我找到你娘瞭,但是這件事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她現在身份特殊,到時候你見到就知道瞭!”“身份特殊?”林憶雨聽瞭,很是好奇。“等我帶你去見她你就知道瞭,她現在人不在這裡,她的身份並不方便進入皇天宮,這件事暫時不說,等你見瞭她,你就明白瞭!”林皓明交代道。林憶雨知道,自己父親不會隨便說這樣的話,也點點頭,雖然心中好奇,但也壓住瞭。“憶雨,當初不是說好,你和冰雨要去皇天宮的英才閣那邊,怎麼回來三十年瞭?”林皓明轉瞭話題問道。“唉,這件事說來話長,我長話短說吧,我和冰雨本來確實還好,宮主對冰雨倒也不錯,作為父親雖然有些生分,但畢竟是自己的骨肉,隻是沒想到三十多年前,喬夫人,也就是太陰殿的殿主,竟然提出要讓冰雨和白龍國的太子聯姻,我一看事情不妙,那喬夫人甚至打算來瞭先斬後奏,讓師傅都來不及反對,於是我就和冰雨一起逃回來瞭。”林憶雨嘆息道。“白龍國,這不是齊天宮東北面的中等勢力國傢,距離我們這麼遠,看來那位喬夫人對冰雨有些忌憚。”林皓明說道。“可不是,她看準宮主急於想要讓皇天宮晉升十大勢力之中,所以才出瞭這個餿主意,如今我們玄星殿和太陰殿是勢同水火。”林憶雨道。“那你怎麼當瞭巡弋使瞭?”林皓明問道。“當初是我出謀劃策讓那位喬夫人的事情流產,慕夫人擔心喬夫人不敢找冰雨出氣,來找我,所以刻意給我安排瞭這份差事,本來至少要中玄修為的玄聖才能出任的,畢竟巡弋使地位不低,有瞭這個身份,那喬夫人還要對我出手,就要思考一下後果瞭,這三十年來,倒也沒有什麼差錯。”林憶雨說道。“這就好,如果真的你有事情,為父心裡也會過意不去的!”林皓明聽到,也松瞭口氣。“爹,你放心,我沒事,雖說在宮中修煉,確實資源更多,機會更多,但我去瞭這幾十年發現,在那裡修煉的,一個個都金貴的要命,沒有實際的搏殺,成不瞭什麼大事,與其靠著資源,不如依靠自己!”林憶雨擔心父親覺得自己錯失機會,所以特意這樣安慰起來。“你這丫頭,那邊資源再多,又能有多少,我不會擔心的!”林皓明微笑道。“爹,聽你的口氣,這百年你在外面收獲不少!”林憶雨有些驚訝。“算是吧,這次我回來,本來就是打算安排一下你的事情!”林皓明說道。“我的事情?”林憶雨有些奇怪的看向林皓明。“嗯,我不會長期留下來,頂多數十年就會再離開!”林皓明說道。“爹,你要去哪裡?”林憶雨問道。“這個我暫時不說,等見到你娘再都告訴你,現在你有沒有時間暫時離開?”林皓明問道。“最近海匪鬧的有點兇,之前和寒星商議,打算由玄星殿方面出人剿滅一些名頭大的海匪,我可以接著這個理由離開!”林憶雨道。“好,如此最好不過,憶雨,接下來的事情,關乎我們安危,所以我隻能小心!”林皓明再次交代道。“我知道,爹,娘到底是什麼身份,你就給我透個底吧!”林憶雨隱約猜測道。林皓明想瞭想,覺得女兒確實穩重,於是傳音道:“她現在是拜月教的候選聖女!”魔門敗類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