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一同入夢,一起去夢中看法國普羅旺斯的薰衣草;一起去夢中看丹麥哥本哈根的海的女兒。也一起去非洲的雇傭軍戰場……哦!不不,那樣流血犧牲的恐怖戰爭場面,還是不要讓自己可愛的老婆去染指瞭,以免她的小心臟受到什麼驚嚇!葉天風一時想入非非,而最後如夢醒般不讓老婆去看到非洲戰場那血腥恐怖一幕的什麼擔憂之類的,剛剛李傲雪有低下頭一下,一抬上來就對到葉天風的那幕神情,於是她誤解瞭——“怎麼?你還不願意,嫌待遇低?”突然聽到李傲雪話音一轉說出這樣的話,葉天風愣瞭下。不過他也馬上就反應過來,“不!不,怎麼會呢?我覺得待遇已經很好瞭啊!”李傲雪這才真的笑瞭。這時候,她按鈴通知外面的那些人,想叫他們進來宣佈這個事。張副總、姚帆等一行人來這個辦公室瞭。而就在張副總等人快要進辦公室的時候,葉天風突然眼睛呆呆地看著李傲雪。李傲雪一愣:這傢夥怎麼又突然這樣看著我的?而其實,葉天風呆呆看著的是李傲雪的身後,這個辦公室的窗戶洞開著。從這窗戶直對出去,是不遠處的一幢大樓,那大樓還沒有完工。作為多年從槍林彈雨中過來的兵王,對各種潛在的危險已經敏感到極點的人,葉天風一瞬間感到瞭一種無限的冷意。沒錯的,他的第六感是正確的!此刻,在那棟沒有完工的大樓的某個窗口裡,一個戴著鴨舌帽,刻意將帽沿壓得低低的男人,正在用他的一雙像鷹眼一樣銳利的眼睛在做著一種瞄準。這個男人不是未完工大樓裡幹活的男人,而是一個殺手,更準確地說,是一個為錢賣命的狙擊手。這瞬,狙擊手的眼中已經是一個十字分割的世界。他是一名熟練的狙擊手,此番是別人花高價請他來的。因為這裡明面上不允許有槍,所以他今天的狙擊槍安裝瞭消音器,但因此精確度比沒消音器時要低,但沒辦法他要保證自己的安全。他於是得在瞄準方面多費一點功夫。“小心——”猛然,葉天風像一個餓虎撲食似的,飛過去,一下子就將李傲雪連人帶椅都撲到到一邊的地上。剛好這時張副總等一大堆人進來。他們一下子看見那有點狗血的一幕,光天化日之下兩口子竟然像等不及什麼似的就在這辦公室裡……他們一時誤解但一瞬間又想到是李傲雪按鈴叫他們來的,李傲雪絕對沒可能會叫他們來欣賞她和自己老公的……那一定是葉天風這小子瞭,說不定就是婚內強那什麼的?之前不是看得出李傲雪對自己的老公很冷淡的嗎?就因為其突然配制出瞭佈魯克團隊的香水,所以他想要加倍地得到補償,因此……不過這些人的想法也隻是一瞬間,馬上“呯”得一聲,一顆硬物狠狠從窗外飛過李傲雪原來坐的所在,直沒入她座位前的辦公桌裡。怎麼回事?一時大傢都被嚇瞭一大跳。但隻電光石火的一瞬間,葉天風抱著李傲雪再度一個猛滾。又是“呯”得一聲,即刻又有一粒硬物從窗外打來,射在剛剛葉天風和李傲雪所呆的那地板上。“有殺手,快按警鈴!”葉天風一時大喊。驀然間,整棟大樓裡警鈴大作。這一群人除張副總外,其他人都似從沒見過這種陣仗的,更特別是姚帆等幾個平時一直都隻和實驗室打交道的人,全嚇出一身冷汗來,這種像隻在電影電視裡才有的槍聲,今天竟是真實地在他們的面前上演。他們都擔心,一瞬間自己已經成為槍下之魂的。到這時,葉天風才放開李傲雪。“那個人走瞭!”他走到窗邊,望著對面那棟還沒峻工的大樓的某個窗口,那裡此時間已經空空如也。那個人二擊不中,若再留下來他也根本就不是合格的殺手瞭。他二擊不中馬上選擇逃離,這棟大樓的人即使反應得過,卻也已經追他不上瞭。李傲雪起初還怒怪葉天風是突然又想搗什麼鬼,因為在她的印象裡葉天風就是一個愛搗鬼的傢夥。現在,事情過後,她才像曉得害怕一樣,臉上都出冷汗瞭。如果剛才沒有葉天風在這裡,後果真是不堪設想啊!是什麼人要殺自己的?李傲雪一時犯瞭迷糊。而葉天風這瞬也在想:自己的老婆這麼漂亮,是什麼王八羔子這麼狠還要辣手摧花的?李傲雪今天來這裡也不是沒有保鏢防范,隻是那一個殺手竟然將一切計算得這麼玄,就剛好自己來辦公室的時候開槍,他一定在那對面守瞭好久瞭吧?李傲雪一時在想是什麼人知道自己下午要過來這香水實驗基地的,且這個人還沒算到葉天風也剛好在這裡。沒錯,今天下午葉天風是自己來的。就連李傲雪本人,都不知道葉天風會來。張副總已經下令加強防衛,而剛才跑到對面大樓去的人也回來報告:那裡沒人瞭。今天那棟大樓不知道為什麼工人們沒來幹活。一個小時後,葉天風和李傲雪單獨在一個頗富羅曼蒂克的咖啡館。葉天風記得很清楚,自從自己和李傲雪認識以來,兩個人這是第一次像戀人約會一般。而在此之前,從來沒有過。在此之前,雖然自他第一天到石城來就成為瞭李傲雪的老公,但是,李傲雪卻從來都沒有拿他當真正的老公對待。不要說什麼一起睡覺的,兩人都真的從沒有在外面吃過一頓飯,看過一次電影的。這種婚姻誰說不苦逼的?不過葉天風還不是熬過來瞭?而其實他也算不得什麼苦熬的,因為身邊總是美女多多,日子過得還是挺瀟灑的。其實一個人快樂不快樂,更重要的是看他自己的心態。心態好的人,苦日子就不會覺得那麼苦,更有甚者還能夠化痛苦為力量!美女總裁的極品兵王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