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談判“您說,天哥,隻要我能辦到的,我二話不說。”茍良聽說石天找他有事,立即拍瞭胸脯,向石天開始保證起來。“你聯系的道你那個老板熊金成吧?”石天問道。“可,可以啊。”茍良這時有點懵,多問瞭一句,“怎麼,他惹瞭您瞭?”“他惹我很正常。”石天笑道,“不過很可惜他惹我被我知道瞭。”旁邊的孫茂和范紅兵一聽這話,都嚷瞭起來,“靠,誰還敢惹天哥?我們去滅瞭他!”“這事跟你們沒關系,我會處理。”石天擺瞭擺手,止住瞭那兩人的喊聲,又向茍良道:“你幫我約他出來,在哪都可以,但是別告訴他是我約他,也別告訴他是什麼事,能做到嗎?”“這……”茍良猶豫瞭一下,隨即一咬牙,拍著胸脯道:“沒問題,什麼時間。”“就今天下午。”“好!”……當天下午,熊金成趕到瞭金輝咖啡廳的時候,一見到茍良就劈頭蓋臉地罵瞭起來:“你小子這個時候喊我幹什麼?還說什麼有大事,你不知道我最近很忙啊,要是沒有大事,老子劈瞭你。”也非怪熊金成火大,這兩天他正為那天殺手找他要錢的事焦頭爛額呢,那可是要他追加一千五百萬啊,這下可把他給愁壞瞭,有心不給,但是那天那殺手給他的印象實在他深刻瞭,威脅的同時居然在他面前還殺瞭那個美女,真心是把他嚇壞瞭。不過,從內心深處來講,他怕石天還是多於怕那些個殺手,所以如果多花一千五百萬能夠把石天殺瞭,他也樂意。所以經過他這幾天的緊急調度,在低價處理掉瞭一個產業後,終於在今天上午湊齊瞭一千五百萬,在松一口氣的同時,他的心裡也憋著火,畢竟馬上就要把這一千五百萬拿出去瞭,他也心疼不是。“大事,絕對是大事。”茍良低著頭,都沒敢多看他老板一眼,心裡想著,要不是我在這裡幫你斡旋,說不定你就給人天哥幹掉瞭,這種事關生死的事,當然是大事。熊金成哼瞭一聲,跟著茍良就進瞭一間包廂。一推門,就見一個有點熟悉的背影站在窗口,熊金成的心裡頓時咯噔一下,還想退縮,茍良就已經在外面幫他把門給關上瞭,徹底斷瞭後路。還沒等想明白,窗口邊的石天就已經把身子轉瞭過來,沖著熊金成嘿嘿一樂,露出瞭一口白牙。這個燦爛的笑容,看在熊金成的眼裡那簡直就跟惡魔的笑一樣,頓時他的身子就抖瞭,牙齒也嗒嗒嗒就跟打字機一樣開始打顫。“熊總,別來無恙啊。”石天笑瞇瞇地跟熊金成說著。就這普通的一句寒暄話,熊金成隻覺得後脊梁骨是一片冰涼,刷的一下子,整個魂都要嚇脫瞭,腦子裡立刻就反應過來一件事,自己找人殺石天的事被人傢知道瞭。“噗通”一聲,熊金成一下就跪倒在瞭地上,“爺,爺,您,您饒命啊!”“我這麼害怕幹嘛?”石天笑呵呵地走到他的近前,搬瞭把椅子坐下來,低著頭看著熊金成。“我……”熊金成渾身顫抖,但心裡稍微緩瞭一口氣來,突然升起瞭一絲的希望,萬一這事石天不知道呢?所以他一咧嘴,哀告道:“我,我也不知道,看到您,我就是害怕。”“呵呵,我又不是惡魔,你看到我有什麼害怕的。”石天笑呵呵地說著,突然猛地往前一傾,眼光直逼熊金成,“倒是你,恐怕做瞭什麼虧心事吧?”熊金成隻覺心臟咚的猛跳瞭一下,似乎感到瞭一座大山直接壓在瞭他的胸前,不由自主地全身的冷汗刷的就下來瞭,他的嘴角抽搐著,仿佛眼前的石天已經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從血海中走出的修羅魔王。“沒,沒有啊。”熊金成心慌意亂還想狡辯,但他的臉色早就嚇得不成人樣。“沒有?我來提醒你一下,我這些天老是被人追啊殺啊的,你不需要為我解釋一下嗎?”石天冷笑,淡淡地說著。話音剛落,熊金成徹底癱倒在瞭地上,再也不存什麼僥幸瞭,一下子就嚎哭瞭起來,眼淚鼻涕全下來瞭,“爺,我錯瞭,我錯瞭啊,我不該找人殺你,我錯瞭!”說著,他啪啪啪地就開始往自己臉上甩巴掌,恨不得能把自己抽暈過去,這煞星知道瞭自己找人殺他,那還不得現在就把自己給殺瞭啊!“好瞭,夠瞭。”石天淡淡地道。熊金成收瞭手,臉上已經被自己拍腫瞭,恐懼以及地看著石天,生怕石天一言不和就把他殺死在這裡。“首先聲明一點,我現在不會殺你。”石天微微一笑道。熊金成松瞭一口氣,不會死就好。“其實你想殺我很正常,理由嘛,咱們心知肚明,這事我不怪你。”石天繼續笑道,“但我想知道,你出瞭多少錢買我的命?”熊金成啞巴瞭,沒敢說話,因為他生怕自己說錯瞭數字石天不高興還是會把他給宰瞭。“怎麼,你不說?”石天的臉色沉瞭下去。“啊,我說,我說。”熊金成嚇的連忙應是,一咬牙,報瞭一個他最開始出的價錢,“一,一千萬。”“人民幣?”石天一臉古怪的追問瞭一句。“對。”熊金成點頭。“好吧,那你就給錢吧。”石天笑著伸出瞭手。“給,給錢?給什麼錢?”熊金成愕然。“我因為你,被殺手追殺,然後出手殺瞭殺手,你不應該給我出手費嗎?不多,你出價一千萬,結果那邊派出瞭至少兩撥殺手,你就給我一千五百萬吧,怎麼樣,我挺照顧你的吧。”石天樂呵呵地瞅著熊金成,好像自己還是挺照顧對方一樣。熊金成傻瞭,臥槽,老子派人出錢殺你,然後殺你的人被你殺瞭,你再問我要殺人的錢,哦,合著這裡面最慘的就是我啊!“怎麼,你不肯給?”石天眼睛就瞪瞭起來,寒光暴閃。美女的護花兵王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