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你腦袋挺硬,不錯“昊哥,這妞好啊!”“就是,今天我們開開葷吧!”“沒錯,那小子瘦不拉幾的樣子,絕對滿足不瞭她,昊哥和我們肯定讓她爽!”昊哥身邊的小混混們紛紛怪叫著,口哨聲四起,一起眼中泛著淫光盯住瞭柳如煙。柳如煙聽見這些人的淫聲和怪叫,頓時又緊張瞭起來,臉色煞白起來。石天感到瞭她的惶恐,一伸手,拉住瞭她的玉手,輕輕地捏瞭捏,以示寬慰,可他望向昊哥他們的眼神裡卻露出瞭冰冷的殺氣。可昊哥他們混不自知,依然緊盯著柳如煙,口水都要流出來瞭。“別怕,小美人,等會哥哥會好好疼你的!”那昊哥淫笑著,眼光在柳如煙身上溜瞭一圈,回到瞭石天的身上,臉上突然一冷,不屑地冷笑道,“小子,你的妞我看中瞭!今晚她得陪哥哥我好好快活,你趕緊給老子滾,否則老子打斷你的腿!”柳如煙聽著昊哥的話,不由讓她在又怒又怕的同時,開始擔心起來。石天那瘦削的身軀和昊哥那手持鐵棍的魁梧體型,相差懸殊,更不要說昊哥身後還有一幫窮兇極惡的手下,可千萬不能讓石天為瞭保護自己而受傷啊。想到這,她不禁一拉石天的手,“石天,我們走!”但就在這時,她感覺自己拉著的那隻手掌驟然冰冷堅硬起來,就像是鋼鐵鑄就的一般。她疑惑的抬頭,看到卻是一雙冷峻與陰沉的眸子,那其中眼神如同一把沾血的利劍,鋒芒畢露的同時,還散發著一種令人窒息的恐怖氣息。昊哥顯然也看到瞭這個眼神,不由渾身一個冷顫,但他卻還沒醒悟,兀自瞪足瞭眼睛,更加兇惡地抬起鐵棍,朝石天一指,“草,小子,你還敢這麼盯著我?信不信……”可他的話還沒說完,隻見石天一伸手,閃電般地就將他手中的鐵棍給劈手奪瞭下來。然後,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時間,再一揮鐵棍,直接就抽在瞭他的右臉上。“嘭!”一聲沉重的悶響,昊哥的腦袋瞬間被抽歪到一邊,火辣辣的劇烈疼痛瞬間遍佈臉頰,大腦裡也是嗡嗡作響,然後裡噗的一聲,呈噴射狀地吐出瞭一口混合著幾顆黃牙的血沫子,他的右臉從嘴角到耳根,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腫瞭起來。“啊——”直到這個時候,昊哥才猛地暴發出猶如殺豬一般的慘叫,劃破長空,直穿雲宵,在寂靜的江邊顯得那麼淒厲與恐怖。這一下石天打的很突然,站在昊哥身後的幾個混混也壓根沒回過神來,直到昊哥撕心裂肺地捂著臉慘叫起來,他們才猛然醒悟,頓時齜牙咧嘴鬼叫著抄起鐵棍沖瞭上來。柳如煙見到這個情形,嚇得花容失色,身體微微顫抖,舉足無措。但石天的大手這時卻將她輕輕一帶,整個身子就擋在瞭她的身前,哈哈一笑道:“如煙,莫怕,你就當看一場我們餐後的娛樂助興節目好瞭。”說罷,就看到石天那堅定的身影,猶如出籠的猛虎一般,迎上瞭那些人。接下來的戰鬥,就隻能用一個字來形容,那就是:慘!隻見石天就像是教訓一群兒子的粗蠻老爹一樣,掄著手中鐵棍,沒有任何花哨的照著這些人噼裡啪啦地狂揍起來。人群裡,就隻聽到“砰,砰,砰……”的悶響聲連續響起,那些位連明白都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就被抽的一個個吐血狂噴,倒地不起。不過是幾十秒的時間。剛才還瘋狂的不知所謂的一群傢夥,就全部栽倒在地上,隻剩下石天一個人站著瞭。“這……這不可能!”昊哥捂著臉,駭然地睜大瞭眼睛,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刻,他臉上的疼痛已經被他拋諸腦後,但是眼前一切給他的心頭震撼卻讓他的身子慢慢顫抖起來。而這時,石天卻把冷冰冰如刀子一樣的眼神看瞭過來,昊哥頓時就覺得尾椎骨那冒出一股寒氣,直接上竄,寒到瞭腦頂,口裡駭的尖叫,轉身就要跑。可他哪裡能跑的出石天的掌心,隻見石天身子一晃,快如閃電地就到瞭他的面前,一下就揪住瞭他的脖領子,把他的整個人拽到瞭身邊。“怎麼,現在你想跑瞭?”石天很平靜地問著,但問話的同時,手裡的鐵棍又輕輕地揚瞭揚,沖昊哥咧嘴一笑,露出八顆白牙,“你腦袋挺硬,這樣打你都沒暈,不錯!”媽呀,這笑太恐怖瞭!昊哥看到石天這輕微的一個小動作,又看著石天那冰冷的笑容,身體頓時就跟抽瞭筋似的哆嗦起來,連牙齒都磕到一起去瞭,再也不復剛才的那股子兇勁,結結巴巴膽戰心驚地道:“爺,爺,您……別殺我。”“我沒打算殺你。”石天聲音冰冷地收瞭笑容,一拽他的脖領,指著柳如煙對昊哥道:“給我女朋友道歉!”昊哥再次面對眼前這個美麗的女人,心裡可沒有半點淫邪念頭瞭,他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給摳下來,剛才他教訓別人威風的很,幹嘛發瞭神經一樣的過來碰這個煞星的女朋友啊,這特麼簡直是找死啊!不過還好,這煞星似乎是手軟瞭,為瞭不再挨打,為瞭日後的報復,道歉算什麼,就是磕頭也不要緊啊。“對……對不起,姑奶奶,我有眼無珠,讓您男朋友饒瞭我,我以後再也不敢瞭!”昊哥鼻涕眼淚全下來瞭,哭喪著臉向柳如煙求饒,但心裡卻怨毒的想,這件事,絕不可能就這樣算瞭,你們這對男女我算是記住瞭,回頭就向宇少說去。看見昊哥可憐巴巴求著自己,柳如煙剛才一切恐懼、不安和擔憂全都拋卻,心裡異常的痛快,不由得望向石天,那依然瘦削的身姿忽然高大瞭起來,就仿佛是立在她身前和心中的一道堅固的屏障,讓她的心裡彌漫著一種無與倫比的安全和溫暖感覺。這種感覺,真的好舒服!柳如煙的表情變化自然落在瞭石天的眼中,他眼中泛起一絲笑意,將昊哥的脖領一拽,就將對方又面向瞭自己,眼中再次冰寒,直勾勾地盯住昊哥。“爺,爺,饒命啊!”昊哥又開始顫抖,不知道為什麼他現在一看到這雙眼,那雙腿就有種控制不住的感覺。“我說瞭,我沒打算殺你!”石天再次重復一句,伸手松開他的脖領。昊哥心中一松。忽然。卻見,石天再次揚手,手中鐵棍又揮瞭起來。美女的護花兵王

标签:

推荐文章